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5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50612周五19:30
地点: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
独奏:徐沛珺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贝多芬:艾格蒙特序曲

泰勒曼:G大调中提琴协奏曲

胡梅尔:幻想曲(为中提琴与乐队)

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

 

【聆听指南】

贝多芬:《埃格蒙特》序曲,作品84号
  《埃格蒙特》是贝多芬为歌德的悲剧而写的序曲。描述了荷兰人民的统帅埃格蒙特率领人民奋起反抗西班牙异族的统治和压迫,为争取独立斗争而起义,后被叛徒出卖而英勇就义。序曲体现了这位民族领袖的英雄气概和人民争取胜利的狂欢。
  序曲在预示着凶兆的、加上重音的和弦开始,以放慢的、古老的西班牙舞蹈萨拉班德的节奏给人以拖拽沉重之感,纯朴的木管动机做出应答。这个短小的动机在大提琴上变成起义的领袖和先驱的主题,随后形成全乐队的巨大高潮,它前进的冲力在开始和弦庄严、快速的变体中达到最高点。突然间,前进的乐队出现了片刻停顿,随后,它以不可抑制的发展成为具有信心和力量的胜利、欢庆的凯歌结束。

泰勒曼:G大调中提琴协奏曲
  乔治·菲利普·泰勒曼(1681~1767),是与巴赫同时代的德国作曲家。他的创作范围极广,共有600首组曲、序曲;170首协奏曲;44首受难曲;除40首歌剧外,还有很多康塔塔、室内乐;此外还有组曲、独奏、二重和三重协奏曲、弦乐四重奏等。他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对位写作技术尤为娴熟流畅,音乐具有清新的品格,在典雅中具有蓬勃的生命力、幽默和机智,尤其对狩猎场面的自然描写在标题音乐的作品中也是少见的。
  泰勒曼,不仅在乐队中运用中提琴作为充实和声的中声部,而且也把中提琴当作独奏乐器,为它写协奏曲和音乐会序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首《G大调协奏曲》。在中提琴艺术史上,这首作品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首先,它是所知道的第一部中提琴协奏曲;此外,它是引导中提琴向音乐会独奏乐器方面迈出的重要的第一步;并且它具有艺术上的、教学上的和演奏方面的久远的历史意义。泰勒曼的《G大调中提琴协奏曲》直至今日仍然是中提琴独奏家所欢迎的流行作品。它多次再版,并录制成大量唱片和磁带,这一切足以证明它的意义和价值。
  《G大调中提琴协奏曲》由四个乐章组成,按照对比的原则(慢一快一慢一快),形式上与宗教奏鸣曲具有相似之处,当然从中也可以看到托列里独奏协奏曲对它的影响。泰勒曼借用意大利出现的独奏协奏曲形式,把它搬到中欧,并且加以发展。这是泰勒曼很大的功绩。
  第一乐章:广板,是由具有一定宽广度的庄严主题、序奏风格的乐章构成。
  第二乐章:快板,是由雄辩式的中提琴独奏与管弦乐队对话似地相互应答进行。
  第三乐章:行板,这个乐章仅仅是在E小调上演奏的缓慢的三拍子萨拉班德风格的乐章。
  第四乐章:急板,再一次返回到G大调上,首先由独奏中提琴接手管弦乐队演奏的原来的主题,一面由技巧性的经过句和音型编织在一起,一面接着进入华丽的终曲。

胡梅尔:幻想曲(为中提琴与乐队)
  约翰·尼波默克·胡梅尔(1778~1837),奥地利作曲家、钢琴家。少年师从莫扎特学习,并在欧洲各地巡回演出。1793年到维也纳,师从海顿和萨列里学习。1804-1811年曾任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长。1819年任魏玛宫廷乐长,同时在欧洲各地从事演出和教学。
  胡梅尔的创作以钢琴音乐为中心,其作品风格雅致,曲调优美,早期类似莫扎特风格,后期作品较为接近浪漫主义。旋律多用半音变化,富于装饰性。胡梅尔的演奏和创作活动对肖邦、舒曼、李斯特等作曲家都有较大的影响。今晚将由演奏他为中提琴与乐队所创作的《幻想曲》。

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是一首非常壮丽而杰出的交响曲,它的基本主题,也可以叫做“英雄与人民”,这是因为贝多芬深切地理解到,欢乐是斗争所期待的胜利果实。因此,第七交响曲不用戏剧性的冲突和斗争表达英雄的形象,而是着重描写胜利人民的凯旋和欢乐,贯穿着一种舞蹈的特性,整个乐曲使人感到精力充沛和充满活力,这部作品又称为“舞蹈性的交响曲”,如瓦格纳所说是“舞蹈的颂赞”。作品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开始是一段长大的引子,经过充分的展开后雄伟朴素的主题从上至下阔步而来,形成宏伟的效果。这个素材和另一个更优美、娇柔的第二主题结合起来宏伟的展开。乐章的快速部分由轻松跳跃的音型写成,柏辽兹称之为“农民的轮舞”,它很快就上升到似乎要失去控制的高潮。在这里贝多芬一反十八世纪管弦音乐的一些规则,把主要的地位交给了管乐器组,由于配器上的这一特点,使这乐章充满了阳光般的光辉。
  第二乐章:以木管吹奏柔和的旋律为开端,随后,低音弦乐器上安静的节奏搏动一直伴随着这个主题和后面的一组变奏。不久伤感的小调转到明朗的大调,单簧管和大管奏出更为流动的旋律。高潮平息后,主题片段时而出现在不同乐器上,最后,乐章在小提琴的叹息声中结束,并弥漫着淡淡的忧愁。此乐章所体现的不是乐观、有朝气的舞蹈形象,而是送葬的行列,表达了作者对死和厄运的思考,成为第七交响曲中最迷人的乐章。
  第三乐章:是一首诙谐曲,预示了浪漫主义作曲家在诙谐曲方面许多神奇美妙的特点:轻快而十分戏谑的旋律进行、辉煌的配器、鲜艳的和声和调性效果。这是一首奔放、轻快的舞曲,闪耀着自由、欢乐与幸福的情调,是洋溢着弹力与朝气的乐章。中段为不太快的急板,情调爽朗、舒畅。在这个乐章中,主题共出现三次,并夹着两次中段旋律。在不断的舞蹈与快速的跃动中,进入尾声。
  第四乐章:是一首色彩浓烈而节奏粗犷的终曲。以无尽的狂喜、忘我的狂欢,加上激烈的节奏和光辉的色彩,在雄伟的乐思中构成群众性极为壮丽欢快的终曲,令人神迷心醉。乐章的主题,由于它在弱拍处嵌入了强烈的重音而收到了特殊的效果,不久它发展成壮丽无比的、令人激动的篇章,使任何舞蹈花式都相形见绌。这种不停息的旋动席卷全篇,一个高潮接着一个。最后结束在难以描述的宏伟的尾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