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21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210423周五19:30
地点:文园路67号,音乐岛·爱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焦飞虎(旅俄华人指挥家、钢琴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88、128、198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拉赫马尼诺夫:《罗斯季斯拉夫公》交响叙事曲
Rachmaninoff: Prince Rostislav

穆索尔斯基:莫斯科河上的黎明(选自歌剧《霍万兴那》)
Mussorgsky: Daybreak on the Moscow River (From the Opera “Khovanshchina”)

鲍罗丁:波罗维茨舞曲(选自歌剧《伊戈尔王》)
Borodin: Polovetzian Dances (From the Opera “Prince Igor”)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13
Rachmaninoff: Symphony No. 1 in D minor, Op. 13
  第一乐章:庄板—不过分的快板
  I. Grave—Allegro ma non troppo
  第二乐章:生气蓬勃的快板
  II. Allegro animato
  第三乐章:小广板
  III. Larghetto
  第四乐章:热情的快板
  IV. Allegro con fuoco


【聆听指南 / Listening Guide】

拉赫马尼诺夫:《罗斯季斯拉夫公》交响叙事曲
  交响诗《罗斯季斯拉夫公》中的主人公是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二世·莫诺马赫的弟弟、佩列斯拉夫尔公罗斯季斯拉夫(1070-1093)。1093年,罗斯军队在基辅城不远的斯图格纳河畔与前来入侵的波洛伏齐人(波罗维茨人)展开了激战。最后罗斯军队失败,罗斯季斯拉夫公在渡河过程中死亡。关于这个事件,古罗斯《编年纪事》和俄罗斯第一部文学杰作《伊戈尔远征记》的作者,均以极大的同情描写了这位年仅23岁的王公之死。而19世纪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托尔斯泰(1817-1875)采用了浪漫主义手法,在叙事诗《罗斯季斯拉夫公》中,这位王公在战败后被鱼美人带入河底,长时间地处于梦境之中……
  伟大的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早在少年时代,就特别喜欢这首抒情叙事诗,他根据这首诗歌谱写了几首浪漫曲,而作于1891年的这首同名交响诗《罗斯季斯拉夫公》,突出了主人公“在水下”的这一形象,音乐充满了神奇、忧伤和梦幻。音乐学专家认为,这首交响诗是拉赫玛尼诺夫在受到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交响诗《萨德阔》和柴可夫斯基的幻想曲《暴风雨》影响之后谱写的。

穆索尔斯基:莫斯科河上的黎明(选自歌剧《霍万兴那》)
  穆索尔斯基是俄罗斯民族乐派重要作曲家,他的重要代表作有《图画展览会》、《荒山之夜》、《跳蚤之歌》以及这一首《莫斯科河上的黎明》。这首歌剧序曲主要描绘了莫斯科这一古老的俄罗斯城市的清晨景色。从中,我们可以听到以此起彼伏的公鸡啼叫为背景的清晨景象、悠缓的俄罗斯抒情歌曲,以及夜巡归来的士兵沉重的步履声和教堂晨钟的声音。这一切都完美地穿插在乐曲的基本主题及其四个变奏之中,生动地描绘出从黎明前阴晦的白昼的情景。

鲍罗丁:波罗维茨舞曲(选自歌剧《伊戈尔王》)
  歌剧《伊戈尔公爵》根据十二世纪的一部俄罗斯史诗写作而成的,叙述了俄罗斯一位公爵在一次出师征讨数度入侵的波罗维茨人时被俘,但为了拯救被强敌蹂躏的祖国,伊戈尔王最后终于脱险归来。其中这首波罗维茨舞曲,又称著名的《鞑靼人之舞》,选自歌剧中第二幕的合唱,后常以无合唱的管弦乐曲来演奏。乐曲开始在弦乐充满深情的伴奏下,唱出了浓浓的乡愁。然后出现了极为粗犷、狂放的音响,象征着鞑靼人的性格特征。

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13
  《d小调第一交响曲》是拉赫玛尼诺夫1895年时创作的作品,首演以失败而告终,在他写出第二钢琴协奏曲和第二交响曲之后,才被人们承认,所以这部交响曲是一首尚未超越试作阶段的作品,不过,它的形式和规模却都显示出同第二交响曲,有着异曲同工之感。
  第一乐章:庄板—不过分的快板。这个乐章的主题中,有着太鲜明的俄罗斯所特有的伤感,让人无法不联想起圣彼得堡常有的阴暗天气。一开始便是一个不和谐的和弦,十分具有张力,似乎预示着人们:阴森的现实是难以驱散的。接下来是一段忧郁的奏鸣曲式的主题,在一段行板的进行中,仿佛是一个暮年的俄罗斯人在回忆他所经历的坎坷的一生——那是集悲凉与不屈于一身的复杂的人生经历。这个乐章并不很快,而是一种在缠绵中慢慢前进的坚持,最后,第一乐章在激动的气氛中结束。
  第二乐章:生气蓬勃的快板。起伏较第一乐章明显了许多,在这里听到的似乎不再是那让人窒息的哀愁,而是在孕育着力量的海浪,但这不是巨浪滔天——那是一潮盖过一潮的积蓄着的力量。
  第三乐章:小广板。音乐在长段的广板中缠绵不断地吐露着忧伤,铜管时不时奏出不安的滑奏给人以恐惧,这似乎预示着一个黑暗社会深处潜藏的巨大危机正在酝酿。这个乐章在渐弱的弦乐中隐去,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深思与理不清的忧伤
  第四乐章:热情的快板。一开始,便是一个有力的带有进行曲性质的号角般的旋律,在弦乐宏大的齐奏中,小号、大号等铜管乐器以鼓点的节奏吹出有力的根音。但接下来又是一小段暗淡旋律,在一段稍激动的符点乐句过渡后,弦乐又是以拉赫玛尼诺夫最为常用的技法表现着深藏着的忧郁:大篇幅的宽广而极富歌唱性的旋律齐奏,同时定音鼓穿插着富有潜力的伴奏。第四乐章最精彩的部分是接下来充满热情的快速乐段,将全曲推向顶峰。全曲在一片辉煌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