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20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厦门爱乐乐团第23音乐季开季音乐会:致敬英雄——暨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系列音乐会I
日期
20200807周五19:30
地点: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傅人长:管弦乐《谁也挡不住春天》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C大调第一交响曲,作品21号
  第一乐章:极慢板            
  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活泼的、极快的快板  
  第四乐章:柔板,活泼的、极快的快板    

【中场休息】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作品55号
  第一乐章:朝气蓬勃的快板     
  第二乐章:很慢的葬礼进行曲    
  第三乐章:谐谑曲,活跃的快板   
  第四乐章:终曲,极快的快板    

贝多芬(L. V. Beethoven 1770-1827)
  贝多芬是十八世纪德国古典音乐最兴盛时期的代表者,他受到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影响,憎恨封建专制,向往自由、平等、博爱,用音乐号召人们为自由和幸福而斗争。他的作品中充满了革命热情和英雄气概,体现了他那巨人般的性格,反映了他那个时代的进步思想,可以用“通过苦难走向欢乐,通过斗争走向胜利”加以概括。
    他一生道路坎坷,26岁时开始便已感到听觉日渐衰弱,但他对艺术和生活的爱战胜了苦痛、绝望,以坚强的意志开始创作他的乐观主义的《英雄交响曲》。而《第九合唱交响曲》,就是在他完全失去听觉以后写的。他将交响曲在音乐中的地位推上了高峰,集古典主义音乐的大成,并开创了浪漫主义音乐的先声,对古典音乐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被尊称为“乐圣”。 


【聆听指南】

傅人长:管弦乐《谁也挡不住春天》
  《谁也挡不住春天》是傅人长在2020年疫情期间写的一首歌曲,表达了中国人民对抗疫必胜的信念以及积极乐观的精神。本场音乐会演出的是改编成管弦乐的版本。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C大调第一交响曲,作品21号
  贝多芬创作的第一交响曲很多方面继承了海顿交响曲的传统。例如:它那风俗性的形象、幽默的舞蹈因素、室内乐型的乐队等等。这部作品不仅在情绪上是轻松活泼的,在曲式与风格上也显示出对莫扎特和海顿的敬意。《第一交响曲》同贝多芬后来的交响曲很不一样,它没有《英雄》交响曲巨人般昂首阔步的步调,也没有第五交响曲的斗争激情和第七交响曲中那狂热的欢乐,更没有第九交响曲的宏伟气魄。在这里一切都朴实无华,充满了青春的明朗而亲切的音调,好像是英雄青年时代的景象,是新生力量和光辉思想的表现,并为日后贝多芬特有风格的形成奠下了基础。作品由四个乐章组成:
  第一乐章:乐章以一段很慢的引子作为开始,随后是充满活力的快板。虽然严整的风格模仿了海顿的乐风,但是自由不羁的和声处理和有组织的主题写作已显现出日后巨匠贝多芬的影子。这个乐章的第一主题明朗有力,可以说它由三个动机组成,其中第二个动机是构成全乐章核心的主要动机,尤其在展开部更是扮演了重要角色。乐章第二主题在性格上形成对照且富于歌唱性,由双簧管和长笛交替唱出。呈示部中的这两个主题,具有对比的性格。展开部以第一主题的各个动机构成,并加入了乐队齐奏的部分。木管乐器的模进引入了再现部,第一主题强烈地重现。在一个渐强过后,第二主题出现,然后以短小而强劲的尾声结束。该乐章,其弦乐和木管的对话,其力量充沛的尾声,都是典型的古典乐派风格。
  第二乐章:支配全乐章的第一主题并不温柔,它酷似海顿的风格,由第二小提琴平和地奏出。不久,出现浮动般轻盈的第二主题。呈示部结尾处配器十分特别,出现定音鼓的节奏是一种新的尝试。展开部以第二主题为主体巧妙地变化而成的。这是非常优美的乐章,交错着强弱、音色与明暗的对比。
  第三乐章:依照海顿的传统,贝多芬以充满活力的快板而写作的这首小步舞曲其主题很有特点:音域几乎跨越近两个八度,速度也非常之快,并且大胆的转调和华丽的色彩使它更具备谐谑曲的性格。谐谑曲原本由贝多芬带入交响曲的领域,并经他之手对其性格加以确定,在这部交响曲中,贝多芬迈出了谐谑曲创作的第一步。
  第四乐章:乐章开头不常见地使用了由慢到快的模式。富于节奏感的第一主题和戏谑欢快的第二主题,使得音乐明朗而欢畅。展开部与第一乐章相同,由第一主题的各部分动机的发展构成,它们或以变形方式出现,或以平行发展,或进行模仿,成为一段运用对位的精心之作,最后迈入明朗的结尾。
  贝多芬的《第一交响曲》虽然遵循古典乐派的风格创作,但实际上其鲜明的性格、紧凑的素材处理、有些鲁莽的幽默感、不浮夸的表达方式,以及大量的使用管乐器然而不失清澈的音效,都独具贝多芬的个性特征。舒曼评论道:“贝多芬不仅在其最终的《第九交响曲》展现出了出众的才华;在《第一交响曲》中同样如此。”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作品55号
  《英雄》是贝多芬第三交响曲,此曲完成于1804年春,本欲献给法国第一位执政者拿破仑,但当得知拿破仑将于五月十八日即位皇帝时,贝多芬立刻将总谱写有题词的封面撕下,并愤怒地高喊:“这是一个独裁者!”后来出版时他将标题改为“为纪念一位伟大的英雄而作”。这部作品于1805年在维也纳初演一举成功,从此贝多芬蜚声于欧洲乐坛。这部作品是贝多芬最著名作品之一。在这部交响曲中所体现的是许多有名和无名的英雄的优秀品质——勇敢乐观的斗争精神,坚强的意志和真挚的感情。乐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作品规模宏伟壮观,描绘出战斗中的英雄形象和巨大而紧张的斗争场面。在两个强有力的和弦之后,大提琴奏出表现英雄形象的主题,随后在乐队的各个声部得到发展和壮大。副部由两支旋律构成,曲调柔美抒情。在展开部,贝多芬打破了传统,其作曲手法极其丰富和灵巧,像罗曼·罗兰所说:“这是一幅庞大的壁画,在这里,战场扩展到宇宙的边界。而在这神话般的战斗中,被砍碎的巨人像洪水前的大蜥蜴那样重又长出肩膀;意志的主题重又投入烈火中冶炼,在铁砧上锤打,它裂成碎片,伸张着,扩展着……”。 在乐章尾声中主题进一步加以发展,斗争以最后的胜利而告终。
  第二乐章:贝多芬称它为“葬礼进行曲”,这是第一乐章情节的继续,英雄死了,全体人民抬着他的棺柩,怀着悼念的心情缓步前进,小提琴用低音区在进行曲基础上奏出的朴素的抒情诗般的旋律,构成一幅庄严肃穆的葬礼行列。贝多芬还特别为低音提琴写了独立的声部,用以浑暗低沉的音色来渲染悲剧性色彩。这种做法在古典交响乐史上也是第一次。乐章中段同悲剧性的前一主题构成鲜明的对比,明朗的英雄性旋律取代了伤感的情绪,这是对英雄功绩的赞颂。英雄虽然死了,但他获得了永恒的荣誉。只是尾声中又重新发出悲悼的喃喃之声,宛如同英雄最后告别时的叹息。
  第三乐章:在英雄的葬礼画面后,贝多芬写了一个诙谐曲的乐章,为终曲胜利狂欢场面的出现先做好了准备。起初虽然轻微,却充满活力和朝气,逐渐发展为一种愉快激昂和富于色彩的音响,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基本主题,旋律清晰、活泼,像一股激流那样在崎岖的道路上飞奔、前进。诙谐曲乐章用三段体形式写成,中间一段是三支圆号的合奏,带有英勇雄壮的气质,乐章最后以勇武的锐气推向有力的高潮。
  第四乐章:终曲以古老的固定低音与变奏的形式写成,这在十六至十七世纪的音乐中是专门用以表现民间节日和各种仪式等场面的。这支固定低音的旋律的每一次变奏都创造出一个新的形象。可以看到,这个节日的狂欢越来越热闹、隆重,各式各样的舞蹈把所有的人们都吸引到这洪流中来,整个乐队集中所有的力量朝着高潮一致奋力前进,以充满强烈生命力的音响,用英雄胜利的凯旋作为整个交响曲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