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20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重温经典·名盘再现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200110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侯润宇(著名指挥家)
独奏:蔡菁婧(青年大提琴演奏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Dvořák: Cello Concerto in B Minor, Op. 104
  第一乐章:快板
  I. Allegro
  第二乐章:不过分的慢板
  II. Adagio ma non troppo
  第三乐章:终曲,中庸速度
  II. Finale, Allegro moderato
    独奏:蔡菁婧
    Soloist: Cai Jingjing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弗兰克:d小调交响曲
Franck: Symphonie en ré mineur
  第一乐章:慢板
  I. Lento
  第二乐章:小快板
  II. Allegretto
  第三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II. Allegro non troppo

(扫描二维码快速购票
欢迎关注厦门爱乐乐团)


【聆听指南】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这首大提琴协奏曲是德沃夏克晚年客居纽约期间,写出的最后一部大型交响音乐作品,因而可以看到美国民间音乐素材影响的痕迹,但作品的构思所涉及更多的是作者自己对祖国和他个人的生活体验,这里充满了英勇的斗争意志和乐观精神;有对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思念和关切,还有作者对病故的父亲和初恋女友的哀悼,所有这些复杂的感情在这里全都交织一起。因此这部作品中将异国的民间音乐和故乡波西米亚民歌巧妙地结合,既有澎湃的激情又有深沉的思念,加上作者高超的写作技巧和华彩演奏风格,使它成为浪漫主义为数不多的大提琴协奏曲中的佼佼者,一直是大提琴家们经常演奏的作品。全曲由三个乐章构成:
  第一乐章:充满宽广的交响气息,英雄性的第一主题具有号召性的坚毅力量,同时又极朴实无华。第二主题全然不同,它是宽广、真挚、感人的咏唱,充满着抒情的温暖和深刻的人情味,无疑是作者珍贵情感的流露,作者自己曾说:“每当我演奏它的时候,常常为之感动”。
  第二乐章:充分发挥了大提琴擅长低吟深唱的特性,旋律抒情优美,音乐深切动人,色调明朗、和谐。但在进一步的发展中转化为类似叹息的激越旋律,带有悲剧性的色彩。音乐的尾声独奏大提琴做炫技性演奏的同时,各种乐器逐渐加入,色彩不断丰富,作者真挚的感情得到完美的抒发。
  第三乐章:德沃夏克在这一乐章里仿佛表现了他即将返回祖国的愉快心情,乐曲采用回旋曲式,由五个段落组成。开始像抒情诗一般真挚,后来却带有悲壮激昂的神貌,而它的中段又是舞蹈性的音调。最后,音乐在逐渐增强的力度中无比辉煌的结束。

弗兰克:d小调交响曲
  弗兰克在晚年写成的唯一的这部交响曲,是精心构思的成功之作,它为法国交响音乐开拓了新的领域,奠定了比他同时代人如拉罗和圣桑的同类作品更为坚实的基础,标志着法国交响音乐继柏辽兹之后取得的另一重大成就,同时成为十九世纪下半叶欧洲优秀交响音乐作品之一。但是弗兰克的这部交响曲只是在他死后才得到它所应得的正确评价。《d小调交响曲》只有三个乐章,但是它的第二乐章实际上已经包含了一般的慢板乐章和诙谐曲乐章。弗兰克的这部交响曲采用主导动机的原则写成,他强调的是套曲形式,连续运用若干个首尾贯串的共同主题,来营筑套曲结构的若干个各自完整的不同乐章。主导动机仅由三个音组成,虽然弗兰克没有给这个主题贴上任何标签,但显然也在这部交响曲一开始便把它当作一个带预兆性的问题处理,仿佛在探求“人努力的实质是什么?”
  第一乐章:慢板。开始是一个相当长的慢引子,主导动机所代表的疑问音调由乐队不同声部多次反复提出,直到它发展成快速度的第一主题时,才突然变成十分有力,精神饱满,很有进取心似的。乐章对比性的第二主题由两个旋律组成,一个是弦乐器用卡农形式奏出的“渴望”动机,它温柔而有魅力,仿佛带来了一些温暖和安慰;另一个以切分节奏为基础构成,旋律由木管乐器、小号和小提琴奏出,象征着崇高、明朗的理想,有时也被称为“信念”的动机。最后一段尾声由一段美妙的和弦导入,以一个意气风发的大调和弦作为结束,像是最后胜利的一次许诺。
  第二乐章:小快板。弗兰克使伤感的沉思同诙谐性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并结合进布列塔尼民间曲调,仿佛是在叙述一种诗意的、充满内在的崇高气度和魅力的情节。这段叙述由双簧管在弦乐器和竖琴拨奏和弦的节奏背景上平静地奏出,乐章中段接近于小诙谐曲的一段穿插,传达出一种更鲜明、更无忧无虑的气氛。但是近结束时,那感伤的旋律又出现了,如乐章开始那般宁静。
  第三乐章:不太快的快板。是一首乐观的终曲,它好像对前面几个乐章中提出的问题作了肯定的答复——即胜利的结论。乐章开始时几个简短的和弦,透露出明朗、愉快和充满希望的气氛,第一主题给人一种健壮、旺盛和充满活力的欢快感觉。然后弗兰克引入前面两个乐章的一些主题,让最后乐章发挥巩固和统一整个套曲的作用。最后,他几乎使前面所有的主题一一重现,整部交响曲在由欢乐主题组成的颂赞声中,在疑虑全释的凯歌声中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