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9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重温经典·名盘再现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91206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阿莫斯·塔尔曼(以色列海法交响乐团总监)
独奏:刘骅骐骥(旅英钢琴家,多项国际比赛获奖者)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勃拉姆斯:《学院庆典》序曲,Op. 80                          
Brahms: Academic Festival Overture, Op. 80         
            
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作品58号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4 in G Major, Op. 58                
  第一乐章:有节制的快板
  I. Allegro moderato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
  II. Andante con moto
  第三乐章:回旋曲,活泼的
  III. Rondo, Vivace
    独奏:刘骅骐骥
    Soloist: Ji Liu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作品98                          
Brahms: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第一乐章:从容的快板
  I. 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中庸的行板
  II. Andante moderato
  第三乐章:欢乐的快板
  III. Allegro giocoso
  第四乐章:热情强力的快板
  IV. Allegro energico c passionato

扫描二维码快速购票
欢迎关注厦门爱乐乐团

【聆听指南】

勃拉姆斯:《学院庆典》序曲,Op. 80
  德国著名作曲家勃拉姆斯于1880年创作的学院庆典序曲,是为答谢德国布雷斯大学授予他哲学荣誉博士学位而作。作者说这是“宴席上欢乐的学生歌曲的集锦”,是一首清新、幽默、充满欢乐的管弦乐曲。他采用了四首德国传统学生歌曲的曲调:庄严宏伟的《我们建造了巍峨的大厦》、欢乐抒情的《大地之主庄严颂歌》、轻快幽默的《新生之歌》、活泼风趣的《共享人生的乐趣》,作曲者运用交响性的手法加以发展变化创作了这首“快乐的歌曲集锦”式的序曲。

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作品58号
  这首钢琴协奏曲是贝多芬的热情横溢的抒情作品之一,它的风格清新,构思完美,充满柔和的浪漫音调。乐队和独奏钢琴之间紧密细致的结合更值得注目,乐队主要承担演奏主题旋律的任务,而独奏钢琴则发挥其所固有的特性,将主题旋律即兴地展开,从而使乐队和独奏钢琴形成对比。
  第一乐章:有节制的快板。乐队省略了小号和定音鼓,在表面上避免一切过激的热情和戏剧性的夸张。钢琴奏出轻柔的和弦并直接引出乐章的第一主题,随后由乐队加以发展。在有表情的连接段之后,音乐的进行越来越激昂。弦乐奏出柔婉动人的第二主题,这个主题由钢琴对其进行一些很有表情的装饰,之后随着力量的逐渐增强,音乐进入发展部。一些不安宁的下行音阶进行作为基础,也出现一些抒情的乐句。最后进入钢琴的华彩段落。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这一乐章是贝多芬创作中的瑰宝之一,出现了两个对比性的形象——一个是弦乐器组齐奏的严厉恐怖的断音主题,另一个是钢琴独奏叹息般的答句。有人将这个乐章与希腊神话中奥尔菲斯进入阴间要将死去的爱妻重新带回人间的故事相联。贝多芬在这个乐章中,以钢琴代表奥尔菲斯,乐队代表冥府的守卫。乐章由乐队威严的齐奏开始,在音乐的对答中,钢琴叹息般的音型越来越宽广有力,它那激动的颤音和乐句都很富于激情。这一阵戏剧性的热潮过后,齐奏的主题在低音区神秘地隐约可闻,在乐队的持续和弦的背景上钢琴最后一次露面,就在这极为轻微的持续音中,音乐不间断地直接转入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这是一首明朗、轻快的回旋曲。它的旋律像万花筒那样瞬息万变,基本分为三个大段落。第一主题是阳光般灿烂的快速度舞曲,十分活跃;第二主题由钢琴引出,音调优美如歌,具有田园风味,这其中也孕育着舞蹈性的因素,这在钢琴声部的技巧性音型中尤为显露。乐章的第二段从基本主题的重现开始,有着丰富的色彩变化。第三段有很多新奇有趣的发挥,它大大加强了音乐的戏剧性发展,舞蹈性的因素占据统治地位,它有力地肯定了生活的欢乐。

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作品98
  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完成于1884年,据说他创作这部作品前,曾读过古希腊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的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其中那悲痛而恐怖的情绪,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在这部交响曲中很可能也有所反映。第四交响曲用悲戚的调性——e小调写成,是作者深思熟虑的产物,有时有哲理性的表现,偶尔又是欢愉的,它那首尾两个乐章如此激奋而动人的篇页,在欧洲交响音乐作品中也是少有的。作品中到处可见模仿及二重对位的转位,以及教会调式的运用,甚至在终乐章用古老的帕萨卡利亚(恰空)做结束,散发出浓郁的古典气息。勃拉姆斯将他一生的体验与领悟,倾注到这首作品之中,可见他创作中的悲观主义情绪、万事皆空以及命运之不可抗拒等思想,都是根深蒂固的。
  第一乐章:这是洋溢着悲壮感的乐章,勃拉姆斯那寂寞孤独的感情,节节逼人,从呜咽般哀诉的第一主题开始。而第二主题由弦乐和木管应答似地出现。此后相继出现了反抗般坚定的乐句,但这些都被大提琴宽广、柔和的旋律加以否定,仿佛一切都被看透。展开部颇为简洁精致,驱使出浑身的力量,呈示出悲壮的反抗与斗争,构筑成宏伟的高潮。之后,一切平静下来,随着一段长大的尾声,曲式奔流猛进,如同最后的反抗怒涛。
  第二乐章:这是浪漫优美的乐章,在凄楚中带有些许温暖,是勃拉姆斯最著名、最优美的抒情乐章之一。圆号平稳而舒缓地奏出阴暗、孤寂的引子后,小提琴唱出优美流畅的第一主题,经过强烈的反抗动机,大提琴慰藉般地奏出更为美妙的第二主题。此乐章没有展开部,但在第一主题的再现后,强有力地加以展开处理。这一乐章使用了古代教会音阶,产生古香古色之感。
  第三乐章:这是一个跃动、激昂而紧张的乐章。该乐章还增加了短笛、低音大管、三角铁等乐器,使音色更为丰富。这里作者还使用了有棱角的二拍子给人以钝重粗犷之感,充满了喧闹和不可遏制的欢乐。
  第四乐章:这是一段精彩的帕萨卡利亚(恰空舞曲)的终曲,有庄严雄壮之感。勃拉姆斯以开头八小节质朴的乐句作为主题,使人联想到巴赫的清唱剧或弥撒的旋律。这个简明庄严的主题共反复三十一次,配以精彩的变奏,有时晴丽、有时悲痛、有时豪壮、有时低吟,表现出丰富的感情,变化无穷、多姿多彩。恰空舞曲的最后结尾,极为强壮激昂,但仍无法拭去一抹烦闷与孤单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