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9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华夏风采——崔炳元交响乐作品音乐会
日期
20191101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主办: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
陕西省音乐家协会
陕西赵季平音乐艺术基金会
陕西省交响乐协会
厦门爱乐乐团
鸣谢:
苏州交响乐团
沈阳交响乐团
成都乐团
昆明聂耳交响乐团


【音乐会曲目】

交响序曲:九曲秧歌黄河阵(2009)

小交响音画:姑苏人家尽枕河(2018)

第三交响曲:进行交响曲—献给云南陆军讲武堂110周年(2018)

第一交响曲:盛京故事(2016)
  第二乐章:“九·一八”祭
  第四乐章:沧桑与振兴

第二交响曲:成都(2017)
  第五乐章:三国圣地武侯祠
  第七乐章:都江堰三赋


【聆听指南】


交响序曲:九曲秧歌黄河阵(2009)
  在陕北的元宵节期间,民间有活跃的九曲秧歌,也称秧歌转九曲,是人们祭天避灾、求喜祈福的重要活动。作曲家以此为内容,运用陕北民歌为素材,以丰富的交响写作手法,描绘出一幅淳扑真挚、热情奔放的景象。

小交响音画:姑苏人家尽枕河(2018)
  交响音画《姑苏人家尽枕河》取意自唐代诗人杜荀鹤的《送人游吴》,依据诗意,采用三部结构。
  第一部分(慢板),描写“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的水乡景色。音乐素材选自昆剧《牡丹亭·游园》片段。

  第二部分(小快板),描写“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的市井风俗,素材来自评弹中三弦与琵琶的个性音调。第三部分(较慢的行板),是“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的情感表达,音乐素材是前两个部分的融合再现,最后的结束句,仿佛是放大的三弦和琵琶的扫弦,干净利落地结束全曲。

第三交响曲:进行交响曲—献给云南陆军讲武堂110周年(2018)
  《进行交响曲—献给云南讲武堂110周年纪念》将以当年讲武堂军歌为基本素材,各种速度的进行为基本律动,以勇敢、有力、持久、壮丽为基本情绪,以交响乐各个声部进行的丰富变化为张力,来表现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光辉历史及对近现代的影响,同时,也是向这座1909年建立的百年军校致以我们新时代的敬意,以期把我们伟大祖国建设的更加强大和美好。

第一交响曲:盛京故事(2016)
  “盛京”是沈阳的别称之一,384年前清太宗皇太极定都于此时所赐之名。其实在西汉时期沈阳就已建城,始称“候城”,唐代改称“沈州”,元代即名“沈阳”。第一交响曲《盛京故事》是沈阳交响乐团历史上首次委约的原创交响乐作品,也是作曲家崔炳元先生(辽宁人)特别将第一交响曲的序号贡献给家乡的重要作品。
  作为首次用交响乐来表现沈阳故宫、“九·一八”历史、丰富的民族民间音乐,以及振兴卜老工业基地等重大事件作为表现内容,充分发挥交响乐丰富多彩的表现多样性,成为交响乐领域中的佳作。
  第二乐章:“九·一八”祭
    回忆苦难,不可以忘记苦难中奋起的英雄;憧憬未来,更要缅怀那些不屈的英灵。
  第二乐章为弦乐声部而作,采用变奏曲与三部曲式的混合结构。主题及六次变奏构成第一部分,其中第五、六变奏采用了弦乐四重奏的方式,更加细腻地表达对英灵的缅怀。中段是一个简短的插部,而后是第三部分,即第七变奏。第七变奏再次出现了第四变奏中“坚定”的音型,并引向结尾。结尾是二分之一第一小提琴奏出主题的第八次变奏,娓婉、空灵,久久不能忘怀。
  第四乐章:沧桑与振兴
  这个乐章分为“沧桑”与“振兴”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沧桑”是一个小型的复三部与变奏的混合结构。第一主题由连续小二度、纯五度上行的极富个性的音程进行构成。这个主题在圆号、弦乐及全体低音声部三次进行之后,经过小号与长笛的连接过度,由弦乐再现。第二部分“振兴”从铜管声部号召性的音调开始,由弦乐奏出坚忍不拔,顽强前行的主题,之后由铜管声部奏出昂扬奋进、步入辉煌的对比主题。尾声使用了第一主题的素材,由全体管乐及管钟等打击乐器奏出,全曲在壮丽辉煌的全奏中结束。

第二交响曲:成都(2017)
  成都是天府之国,可以用来指代的称谓很多,但都不如直接用“成都”来表述,这样更加直接明了,突出地域特点,给聆听者以明确无误的导向,以及人文背景的定向联想。选取成都最有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名胜、人物等,同时也兼顾成都人的市井风情,百姓常态生活的描写,由“太阳神鸟”、“草堂随想”、“成都的话与成都的戏”、“西岭山歌”、“三国圣地武侯祠”、“青城天下幽”、“都江堰三赋”等七个乐章构成。
  第五乐章:三国圣地武侯祠
  第五乐章意在表现古来征战的冲突(前后的快板),以及对古来圣贤的崇敬(中段的柔板)。
  开始由中国大鼓的散板引出快板,大提琴声部与全乐 队的“对峙”,构成强烈的戏剧冲突,而后分别是木管、 铜管与全乐队的“抗争”。接下来是中段柔板,英国管独奏,略带伤感的思考,弦乐“温暖”地回应。变化再现段 中出现平行调三连音的进行,主题在小号、长号的呼应上,随后在圆号、弦乐上展开。铜管声部的强烈“呐喊”(下滑音),木管与弦乐紧密的三连音进行,形成了全曲的高潮,最后结束在全乐队低音区的散板上。
  第七乐章:都江堰三赋
  这个乐章类似一篇独立的交响音画。用引子(类似“漫步”)将三次赋颂连接起来。1.分水鱼嘴。以木管和弦 乐分别寓意为岷江分水后的内江与外江,以一个小三和弦加外音的分解进行作为固定动机贯穿进行,象征着形分意合。2.飞沙堰。铜管主奏夯歌式的进行,这是从古人笼石筑堤,排沙泄洪获得的启发。3.宝瓶口。快板与广板,乐队全奏,表现水流的雄浑有力,同时,作为终曲,着力颂扬都江堰这一伟大的古代水利工程,造福万代,泽惠千秋,使成都平原实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的伟大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