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9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重温经典·名盘再现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90426周五19:30
地点: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苏千寻(乐坛新晋小提琴手)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让·西贝柳斯:忧郁圆舞曲,作品44号
Jean Sibelius: Valse Triste, Op.44

让·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47号
Jean Sibelius: Violin Concerto in D Minor, Op.47
  第一乐章:中庸的快板
  I. Allegro moderato
  第二乐章:很慢的柔版
  II. Adagio di molto
  第三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II. Allegro, ma non tanto
    独奏:苏千寻
    Soloist: Paloma So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让·西贝柳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43号                    
Jean Sibeliu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43                   
  第一乐章:小快板
  I. Allegretto
  第二乐章:行板速度,但很自由
  II. Tempo Andante,ma rubato
  第三乐章:非常活泼的
  III. Vivacissimo
  第四乐章:中庸的快板
  IV. Allegro moderato

 

【聆听指南】

让·西贝柳斯
  西贝柳斯,芬兰音乐史上最杰出的作曲家,被誉为“芬兰民族之魂”。他的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富有独特的北欧情调,并一直为芬兰民族音乐的崛起而奋斗。其代表作有广为流传的交响诗《芬兰颂》、七部交响曲、四首交响传奇曲、小提琴协奏曲、交响诗《萨加》、《卡累利亚》组曲、《忧郁圆舞曲》以及为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所作的配乐等。西贝柳斯是芬兰民族乐派的代表人物,他为芬兰音乐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可以说,他和他不朽的作品永远是芬兰的骄傲。


让·西贝柳斯:忧郁圆舞曲,作品44号
  《忧郁圆舞曲》是西贝柳斯为芬兰剧作家亚尼菲尔特的剧作《死》所写的配乐。这部戏剧的主人公——垂死的母亲躺在床上,守护着入睡的儿子,一道淡红色的光线射来,渐渐布满小屋。母亲从昏迷中苏醒,站起身来,她环视四周,静悄悄地溜了过去,并向前伸出了双手。这个手势引起了:从四面八方拥来了一大群默不作声的男女,成双结对地跳起了华尔兹舞。母亲踏着舞步混杂在人群之中,在这一场近结束时,她的力量耗尽,跌倒在地,但又坚持着站起身来,还想加入舞蹈。此时,传来了敲门声,幽灵消失了,音乐也停止了,母亲发现死神站在她的门前。
  乐曲开始时第一小提琴和大提琴用慢速度奏出的抒情主题,展示的是绵绵长夜的景象,这支沉闷的旋律结束后,传来了弦乐器用顿音奏出的圆舞曲节奏型。接着长笛和小提琴奏出一支迷人的歌唱性旋律,使人耳目一新。经过几次反复,速度开始加快,气氛转趋热烈,整个音乐以一种极度兴奋的心情向前猛冲。忽然,在这样的高潮时刻出现了一个极富戏剧性的停顿,圆舞曲的节奏消失了,同时传来了先前的那个压抑凄凉的主题的个别动机,沉闷的气氛又笼罩着音乐。最后,全曲以四把独奏小提琴轻声奏出这个主题的一个动机作为结束。

让·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47号
  西贝柳斯于1903年写作了他唯一的一部协奏曲作品《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这首作品浪漫色彩极为浓厚,并洋溢着孤高的气质与北欧风格的抒情味。由于作者十分热爱芬兰的自然景色和古代诗人荷马的文学史诗,在这部协奏曲中,也自然而然地表露了这种感情。这部作品充分发挥了独奏小提琴的演奏技巧和表现力,对小提琴演奏技巧有着极高的要求,但绝不“炫技”。此外,它在乐队部分的写作上也发挥了交响特色。整个作品如一幅音画,栩栩如生;又像一首蕴涵深意的诗歌,出自作者的心灵深处。
  第一乐章:在柔和宁静、连绵不断的音响背景上,升起了独奏小提琴气息悠长、充满深情的倾诉,交融着北国凛冽的寒风和内心的悲凉之感。很快,从独奏小提琴的华彩性段落开始,音乐从微弱的低点逐步高涨。第二主题在各种乐器上交替演奏,它纯朴不带任何华丽的装饰,使人感受到一股来自民间的清新气息。乐章的中间段落完全由独奏乐器展现,具有协奏曲中华彩段的炫技特征。进入再现部后,独奏小提琴大幅度的上行音阶伴随着力度的增强,引出乐队长大的交响性段落,它把第一主题巧妙地发展,并将音乐推向热情奔放的高潮。在音量减弱之后,长笛再现第二主题,接着移到独奏小提琴,结束时,音乐洋溢着蓬勃生机,充满活力。
  第二乐章:在木管乐器田园风的简洁动机引出独奏小提琴悲凉、深沉的歌唱,旋律蜿蜒伸展,不停地流泻。乐队中的各个声部环绕着这一主题,逐步交织成一个巨大的高潮,然后突然中断,这一乐章消失在几个怀旧的乐句中。这个柔板乐章虽然篇幅较短,却是世界著名小提琴协奏曲中最美妙的浪漫曲之一,也是作曲家本人最富于浪漫色彩的优秀篇页之一。
  第三乐章:由两个音乐主题构成了狂热的回旋曲,舞蹈性节奏所带来的刚毅勇武和不可抑制的热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活力,因此,乐章的主题被称之为“北极熊的波兰舞曲”。音乐遵循不断趋于热烈欢乐的方向发展,独奏小提琴充分发挥它炫技的特点,激烈时火花迸射,形成无穷的变化,它华丽的音型把乐队洪亮的音响装点得更加灿烂辉煌,使得整个乐章高潮迭出、五彩缤纷,并且具有非常广阔的气魄。

让·西贝柳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43号
  西贝柳斯的第二交响曲和他的爱国主义的《芬兰颂》是同一时期的作品。第二交响曲是西贝柳斯1901年春到意大利旅行时写作的,它是西贝柳斯七首交响曲中最受人喜爱的一部。作者以积极而开朗的笔调,突出渲染了作品所描述的关于祖国这一中心主题——她那美丽的大自然、她遭受压迫和奴役的历史、她的人民抵御侵略的斗争、以及人民对她美好未来的憧憬。作者本人称这部作品描写的是“芬兰为政治自由而斗争”,而也有评论家将这部作品称为是西贝柳斯的《田园交响曲》,是因为这部作品有着很强烈的芬兰风土气息和浓厚的北欧民谣色彩。全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弦乐器宁静地奏出一段序奏后,木管奏出牧歌风的第一主题,它朴实无华犹如民歌。随后,一个新的形象由小提琴声部唱出,它成为第一主题的第二支动人旋律。乐章的第二主题由木管乐器呈现,它的出现使田园诗般明朗的风俗性音乐同抒情戏剧性音乐之间的对比迅速增长。在乐章的发展部展开清晰的奏鸣曲式,构成了一个北国田园的大千世界,各个主题在这里都以新的面貌得到壮丽的发展。经过短暂的停顿,乐曲进入展现部,乐章的两个主题再次重现,最后乐章在宏伟辉煌的乐队全奏中结束。
  第二乐章:这是西贝柳斯最著名的慢乐章之一。音乐从第一乐章开阔明朗的大调旋律转入小调与之形成了尖锐的对比和转折。在低音提琴与大提琴强有力的拨奏伴奏下,大管奏出凄凉而悱恻缠绵的主题旋律,犹如芬兰那冰天雪地的苍凉之感,表达了芬兰爱国者对被奴役祖国的悲戚情感和史诗般的悲剧性冲突。乐章第二主题由弦乐器柔和地咏唱出,丰富了基本主题所贯穿的那种悲戚的情感。乐章的发展部中,作者为了表现激烈的戏剧性冲突使奏鸣曲形式与富有民间特点的回旋曲形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随后,小号和长笛交替奏出乐章的基本主题,使得冲突越来越壮烈并形成了一个激烈的高潮,最后,随着尾声的几个和弦出现后,才暂时结束了这场心灵的戏剧。
  第三乐章:这是一段富有生气的、快速的谐谑曲,弦乐奏出急速的主题,木管伴以一个中速的对比旋律。这一主题不断推进、变化,形成小高潮后进入全体休止,像是描绘芬兰民族主义的觉醒。之后,木管吹出一段优雅的慢板旋律,转换到平静的情绪。铜管和弦乐的突然切入,打断了这份祥和,音乐又回归到激烈。但是慢板携带的平静又重返了一次,但随后的急速主题将乐章推入高潮结尾,并且不间断地进入第四乐章。
  第四乐章:是一首威武胜利的颂歌。乐章中两个主题交织形成的层层的波澜和高潮,象征着争取民族理想的一场场战斗,经历了斗争最残酷的阶段之后,冲突终于解决,斗争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弦乐奏出一个宽广的主部主题,铜管的连接部是一个典型的凯旋号角。随后,木管演奏的副部主题略显忧郁,既有回忆的成分,也有缅怀的情绪。整个乐章中,宽广的主部主题一直占据主导。而这一乐章的精彩之处在于再现部,低音提琴连续滚动音型衬托下,小提琴奏出主部主题,但是从宽广变化为坚定,最后再回归宽广。全曲的结尾,辉煌的铜管引导进入最高潮,成为一首凯旋的颂歌,象征斗争最终取得了辉煌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