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9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重温经典·名盘再现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90412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朱其元(四川音乐学院交响乐团艺术总监与首席指挥)
独奏:叶孟儒(台湾杰出钢琴演奏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舒曼:《曼弗雷德》序曲,作品115号                  
Schumann: Manfred, Op.115                              

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作品54号                    
Schumann: Piano Concerto in A Minor, Op.54
  第一乐章:充满柔情的快板,富于表情的行板    
  I. Allegro affettuoso, Andante espressivo
  第二乐章:间奏曲-优美的小行板        
  II. Intermezzo-Andantino grazioso
  第三乐章:活泼的快板
  III. Allegro vivace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舒曼:C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61号                    
Schumann: Symphony No.2 in C Major, Op.61               
  第一乐章:非常连贯的——不太快的快板
  I. Sostenuto assai — Allegro, ma non troppo
  第二乐章:谐谑曲:活泼的快板
  II. Scherzo: Allegro vivace
  第三乐章:有表情的柔板
  III. Adagio espressivo
  第四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
  IV. Allegro molto vivace

罗伯特·舒曼
  罗伯特·舒曼的音乐创作在十九世纪上半叶德国的音乐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主要创作成就体现在钢琴、艺术歌曲和交响音乐等方面。他以一系列富有诗意的作品充实了钢琴音乐的文献,题材通俗,情景交融,富有浪漫派气息;他的艺术歌曲选词严格,通常采用闻名诗人的最有价值、最富于诗意的诗歌作为歌词。其钢琴伴奏继续了舒伯特的传统,既丰富了歌曲的表现力,又具有独自的审美价值和完善的技巧形式。他的交响曲在写景抒情方面则具有鲜明的个性与色彩。


【聆听指南】

舒曼:《曼弗雷德》序曲,作品115号  
  舒曼的《曼弗雷德》序曲以其构思的深刻、和声的新颖以及体现诗的形象和心理刻划之有力见胜。像舒曼的其他作品一样,这首序曲也有较多的主题,用以从不同的侧面去刻画曼弗雷德性格的不同特点。序曲开始时全队奏出的三个强力的切分和弦,给音乐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接下来双簧管和第二小提琴奏出这段引子的主题,描写曼弗雷德黯然的沉思,或者说绝望的神伤。呈示部的第一主题与引子主题具有共同特点,体现的情绪为曼弗雷德激动的热情、苦恼、绝望和内心的折磨;第二主题也由小提琴声部奏出,仿佛是诗剧第二幕第四场中,曼弗雷德面对复仇之神和命运之神唤来的他死去的恋人爱丝塔蒂的幽灵时,所怀有的温柔、渴望和悔恨的心情的表现。序曲结束时,引子一段音乐的部分再现,恰如曼弗雷德临终时对老修道院长所说的那样:“老人啊!死并不是怎么困难的事呀!”

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作品54号
  舒曼唯一的一部钢琴协奏曲,a小调,是在他一生中最幸福的年代完成,是一首极具浪漫主义特色的钢琴协奏曲。乐曲主题鲜明,表现了作者的生活理想以及为之而斗争的信念。当时,他和克拉拉的爱情刚冲破重重阻力而取得成功,创作也随之出现高潮。1846年1月这部作品由克拉拉独奏而首演。舒曼的这首钢琴协奏曲,倾注了作者火热的心和高昂的激情,使它永远显得那样年轻、引人入胜,从而成为音乐会常被演奏的曲目之一。全曲共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管弦乐齐奏带出一个激动人心的陈述,随即在钢琴独奏上以一泻千里的气势奏出。双簧管如泣如诉的主要旋律由钢琴接过去,并在钢琴和乐队的柔情对话中重新出现。它形成第一乐章的基础,并与种种感情和激动的旋律变形再现。接着钢琴独奏热情洋溢的第一主题和单簧管引出的充满活力的第二主题,光明而富有幻想色彩。乐章的发展部速度转慢并出现新的节奏,钢琴与单簧管沉思的对话,从容不迫地延续并与乐队应答。随后,长笛与钢琴演奏的乐段通过转调后音乐进入再现部。再现部没有把管弦乐队推向高潮,而是再次以一段很长的钢琴独奏的华彩段落出现,最后,整个乐章在双簧管引领的进行曲似的乐段中结束。
  第二乐章:这一嬉戏性的抒情间奏曲具有舒曼大多数细腻的钢琴独奏小品所特有的敏锐而亲切的特征。它以短小的三部曲式写成。第一部分是轻松的钢琴旋律、诚挚的木管主题;中间部分以优美的大提琴充满感情的浪漫型旋律开始,钢琴进行装饰伴奏,主题温和而从容。第三部分再现第一部分后,单簧管与大管充满甜美的感情分别以大调与小调回忆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最后突然增强力量,直接进入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经过短小的序奏后,源自第一乐章的主题由钢琴独奏辉煌地奏出,弦乐器以闪耀般的音阶进入,这里舞蹈性的旋律棱角分明,具有巴洛克舞曲的情趣。第二主题突出节奏组合的情趣,大量的切分音打乱了三拍子的律动,形成灵巧的舞曲风格。乐章的展开部从管弦乐队豪壮地奏出的第一主题开始,钢琴与它竞相出现。随后,乐章的再现部在木管引导下进入。结尾部则以具有富于感染力的节奏冲力和辉煌的气势创造出一段激动人心的尾声,它充分展示了钢琴的技巧,最后,在热烈欢乐的气氛中结束全曲。

舒曼:C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61号    
  舒曼从1845年末开始起稿《C大调第二交响曲》,但由于他欠佳的身体状况,使得这部作品于1846年10月完成,于1846年11月5日由门德尔松指挥,在莱比锡布商大厦举行首演,并于1847年出版。在创作这部交响曲舒曼经历了许多痛苦的折磨,所以使得作品创作几经被打断,相比他的其他三部交响曲来说显得稍逊一筹。
  第一乐章:非常连贯的——不太快的快板。由和缓的序奏与从容的快板的主部构成。先从圆号和小号主奏的序奏主题开始,以异常的神秘力和悲怆的感叹出现。这主题又产生出后面第一主题的动机,也具有统一全曲的任务。此后又多次与别的主题,以伴奏音型或对位方式出现,但因为缺少强烈的对比,而流于单调贫乏。在发展部的高潮中,也显露出斗争后疲倦沉重的步伐。让人想起舒曼本人关于这一乐章所说的:“情绪多变、难以驾驭”。舒曼用的是传统的第一乐章曲式:奏鸣曲快板,有一个很长的尾声,动机音型的再现在这一乐章的高潮和结尾中都居重要地位。
  第二乐章,谐谑曲,活泼的快板。这首交响曲的两个中间乐章的顺序,与一般的习惯正好相反,是先出现快板的谐谑曲。激动的谐谑曲仿佛以鞭子般的音型在抽打,音型源自交响曲的引子的慢进行。在颇具特色的谐谑曲主题后,接到三连音节奏轻快的第一中段。等谐谑曲主题反复后,出现对位法的第二中段。最后是长大的尾奏,由圆号和小号高鸣出序奏主题,宛若命运的呼号。
  第三乐章,有表情的柔板。由弦乐合奏开始,虔敬但哀愁的基本主题,是从巴赫的《奉献经》中求得动机的。双簧管把它接了过去,然后它和大管中的一条旋律,一个悲怆的曲调结合起来,舒曼承认他在那时引用这条旋律心情是特别愉快的。渴望与激情发展到一个狂喜的高潮,由木管乐器奏出,与此相对的是小提琴中的尖锐的颤音。有一段短短的对位作为对比,然后歌曲再现,在更甜美的大调式中忧郁的梦般的音乐,最后静寂地消失。当舒曼写完了这一乐章,这部交响曲的皇冠和其中最美妙的篇章时,他陷入了如此神经质的痛苦,以致不得不暂时搁下这部交响曲。
  第四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舒曼写道:“在末乐章中,我开始感到我又是我自己了;的确,在我写完了这部作品后我是好得多了。”这一乐章辉煌华丽、生气勃勃,在上升音形的序奏后出现具有进行曲性格的第一主题。接着,它应用了令人难忘的柔板乐章的正主题的变形,作为这里的抒情副题,从而使两个乐章发生了联系。交响曲临近结束时,小号中的动机音型再现,这一音型主题起初很轻,就像交响曲开始时一样,但是它逐渐增强,在舒曼的思想中这也许富有象征性,音调更为肯定,结尾是欢欣鼓舞、胜利凯歌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