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8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81116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刘鹏(武汉爱乐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尼古拉·约根森(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单簧管首席)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舒伯特:《罗莎蒙德》序曲

韦伯: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协奏曲
  第一乐章:快板
  第二乐章:浪漫曲,稍快的行板
  第三乐章:波兰舞曲风格
    独奏:尼古拉·约根森


【中场休息】

舒伯特:C大调第九交响曲
  第一乐章:行板;不太快的快板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
  第三乐章:谐谑曲,活泼的快板
  第四乐章:终曲,活泼的快板


【聆听指南】

《罗莎蒙德》序曲
     《罗莎蒙德》序曲是在1825年出版时由舒伯特从他的一部歌剧《魔法师的竖琴》的序曲移用过来的,采用奏鸣曲形式写成。
      乐曲从一段慢速度的引子开始,先是一连串和弦背景,然后双簧管和单簧管以二重奏形式奏出引子的小调主题,这个主题在陈述时就转入降E大调,然后由小提琴复奏时又转入降G大调,在乐队全奏时虽有过高潮的片刻,但随即减退为极弱,引子遂告结束。序曲的第一主题由小提琴奏出,进行轻盈流畅,第二主题在木管乐器上传递,先是单簧管和大管,然后转到长笛和双簧管上;发展部很短,又因出现过新的动机,整个乐曲结构也可以看作三段体的形式;再现部基本上重复呈示部的素材。《罗莎蒙德》序曲是舒伯特富有魅力的音乐作品之一,它通俗易解,又有深厚的诗意。

韦伯: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协奏曲
  韦伯可以视为自莫扎特开创和确立单簧管音乐作品以来最重要的作曲家,受歌剧创作的影响,他将单簧管当作人声来写作,将音乐作为自我情感的表达,极大地丰富了单簧管演奏的表现手段。
  第一乐章:快板。采用了典型古典协奏曲的双呈示部曲式风格,在弦乐疾驰的旋律中首先呈现了第一主题,片刻之后弦乐队用和声小调柔美的音色奏出第二主题。当单簧管以一个强音出现后,随即以超越三个八度的大幅度调音进入低声部,迅速展开了一段华丽且灵巧的完美亮相。韦伯用这种强烈的对比与夸张的舞台效果完美的诠释了单簧管丰富的艺术表现力。
  第二乐章:浪漫曲,稍快的行板。表现了作曲家对歌剧语言的理解,韦伯充分发挥了单簧管音色的魅力,运用歌剧咏叹调的手法,谱写了最富于歌唱性的柔美旋律,单簧管中高音区辉煌、明亮的音色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乐曲后半段更是使用自由的宣叙调,完全将单簧管音色拟人化,整个乐章单簧管好似一位女中音,时而低声吟唱,时而回转高歌,柔美的音色好似能抚慰灵魂,引人痴迷与向往。
  第三乐章:波兰舞曲风格。颇具韦伯的风格,使用“波兰舞曲”的节奏风格,体现出韦伯对民间素材的熟悉与热爱,欢乐的气氛洋溢着相间节日舞蹈的风味,欢快而又独特。独奏单簧管在音阶上快速跑动与连续跳跃,同时韦伯灵活使用并细致的安排了丰富的表情记号,这些技术都极大的丰富了单簧管独奏的表现力,也形成了韦伯自己独特的风格。

舒伯特:C大调第九交响曲
  舒伯特的最后一部《C大调交响曲》,时常被称为“伟大”交响曲,完成于1828年初。这是一部十分新颖的作品,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在它那神妙般漫长的篇幅中,尤其是第一和第四乐章中,满是生活的毅力和积极的意志的体现,是英雄性的诗篇。
  第一乐章:行板;不太快的快板。从一段浪漫主义色彩的华丽引子开始,这是圆号奏出的宽广旋律。主题是叙事性的,富于大自然的林间色彩,但蒙上一层神秘的气氛。引子的主题在乐章的发展部和尾声中起着很大的作用,在最后是以史诗般的英雄形象再现的。第一主题以附点节奏和三连音为基础,它的进行急速而欢愉;第二主题具有匈牙利民间音乐所特有的曲调进行,同第一主题的英雄性形象形成对比,这是一支多情善感的生活浪漫曲;发展部首先发展第二主题的素材,接下来是附点节奏型的第一主题,然后是引子的主题素材。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引子的节奏背景上,双簧管奏出一支十足田园风味的基本主题,它的宽广咏唱,既有风俗性的抒情内容,又有英雄性的因素。主题含有匈牙利民间音乐的因素,主要通过“变奏”的方式加以发展;第二主题穿插在基本主题的三次反复变奏发展之间,带有回旋曲的特点。乐章给人的感觉纯朴易懂,像唱歌那样直接叙述,可以算得上是舒伯特的一首大型的浪漫曲。
  第三乐章:谐谑曲,活泼的快板。用复三部曲式写成,第一主题的进行富有毅力,有豪迈、英武的性格;第二主题则是风俗性的,同维也纳日常生活的音乐又密切联系。中段用纯朴的乡村连德勒舞曲风格写成,这是一个群众性的舞蹈场面,其中可以听到维也纳街头圆舞曲的回响,以及流浪乐师的手摇风琴式的和声效果。
  第四乐章:终曲,活泼的快板。最后乐章也采用奏鸣曲形式,它的主题富于英雄气概,主要是描绘民间节日欢乐的场面。第一主题有如简单的军号合奏,附点节奏和三连音的急速进行,起着很重要的作用;第二主题也是进行曲式的,但又富于歌唱性。在发展部和尾声中,英雄性的因素有更充分的表现,舒伯特运用昂扬的音调、急疾的速度和相当扩展的规模,创造了类似凯旋归来一样的生动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