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8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80608周五19:30
地点: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格里戈尔·帕里卡洛夫(保加利亚杰出指挥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莫扎特:《后宫诱逃》序曲
Mozart: "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 Overture

海顿:G大调第九十四交响曲“惊愕”
Haydn: Symphony No. 94 in G Major
  第一乐章:柔板-活泼的
  I. Adagio - Vivace assai
  第二乐章:行板
  II. Andante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很快的快板
  III. Menuetto: Allegro molto
  第四乐章:终曲:很快的快板
  IV. Finale: Allegro molto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巴托克:乐队协奏曲
Bartók: Concerto for Orchestra
  第一乐章:序奏:不太快的行板-活泼的快板
  I. Introduzione. Andante non troppo - Allegro vivace
  第二乐章:成双成对的游戏:诙谐的小快板
  II. Presentando le coppie. Allegro scherzando
  第三乐章:悲歌:不太快的行板
  III. Elegia. Andante non troppo
  第四乐章:被打断的间奏曲:小快板
  IV. Intermezzo interrotto. Allegretto
  第五乐章:终曲:急板
  V. Finale. Presto


【聆听指南】


莫扎特:《后宫诱逃》序曲
  三幕喜剧《后宫诱逃》,由斯泰法尼编剧,莫扎特谱曲,1782年7月16日在维也纳布尔格剧院首次公演。这部歌剧中洋溢着青春之美,这是莫扎特青年时代的纪念碑,原因是谱写此剧的时期,是莫扎特短暂生涯中最幸福的时代。当时,他在自由之都维也纳定居后获得了康斯坦丝的爱,而这个幸福的心情也反映在这部作品中,由此这部歌剧的女主角,也叫康斯坦丝。《后宫诱逃》取材于十六世纪的传说,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土耳其,当时土耳其帝国横跨亚欧大陆,其伊斯兰特色的统治对中欧有深远影响。《后宫诱逃》突出了伊斯兰和基督教文化的交流与相互理解,即使现在来看也颇具启发。
  这部歌剧的故事发生在1600年左右的东方,西班牙贵族贝尔蒙特准备从土耳其国王帕夏的后宫救出爱人康斯坦丝。同样沦为俘虏的前仆人布隆德以及布隆德的男友彼德利奥从旁协助。后宫守卫奥斯明识破他们的逃亡计划,要求将他们处死,但国王帕夏反而释放他们给了他们自由。歌剧的序曲并非以惯常的奏鸣曲式创作,而是采用了三段曲式,且同样富有强特的异国色彩,和奇特的音响,为这部喜剧营造出至为适合的气氛。

海顿:G大调第九十四交响曲“惊愕”
  弗朗茨.约瑟夫.海顿(Franz.Joseph.Haydn),1732年3月31日出生于奥地利的劳罗镇,1890年5月31日在奥地利维也纳逝世,享年77岁。海顿一生创作作品数量相当惊人,他最大的贡献就是对交响曲四个乐章的确立和对四重奏进行了确立和发展,从此往后的莫扎特、贝多芬等音乐大师无不受到了海顿的影响,正是由于海顿在音乐方面的巨大成就,海顿被人们誉为“交响乐之父”和“弦乐四重奏之父”。
  第一乐章:柔板-活泼的。是海顿精心发展的奏鸣曲形式的一个范例。这一乐章从柔板开始,由木管乐器与弦乐器分别奏出,乐章的第一主题在小提琴上轻柔地焕发着异彩,类似典型的匈牙利吉卜赛曲调,随后是全乐队精力充沛地接奏主题的另一段,它不断反复并转到属调上去,为乐章的第二主题的导入先做好准备。但第二主题的呈现并不十分明显,只听到它在弦乐器上奔驰,不过它的后半段却具有灵活的节奏和轻快的旋律。这一乐章的发展部出奇地简练,结构也很松散,但它对主题素材的大幅度的处理,都孕含着后来浪漫乐派交响曲的明显特征。
  第二乐章:行板。在当时受到英国听众的热情欢迎,常常要单独再演奏一遍,这是因为它不但有着令人“惊奇”的设计,而且拥有一种内在的美和魅力。这一乐章用变奏曲形式写成,它的主题由小提琴轻柔地奏出,第二次反复时声音更轻,然后导致全乐队爆发性的一击。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很快的快板。采用当时上流社会流行的小步舞曲写成,乐章的基本主题雅致而滑稽;小步舞曲中段则多少更为庄重严肃一些。
  第四乐章:终曲:很快的快板。是一首简短的回旋曲,以两个朴素的主题为基础,进行速度猛烈。海顿时代的提琴手要演奏这一乐章的音乐,是十分吃力的,即使到现在,提琴演奏技术已经经过了很多改进和发展,演奏起来仍然相当不易。


巴托克:乐队协奏曲
  巴托克在音乐创作、民歌研究和演奏三个领域内,都给人类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他留下的音乐作品里最为人们熟知的是他晚期的压卷之作《乐队协奏曲》。《乐队协奏曲》是巴托克留下的音乐里至今演奏得最多的一部。《乐队协奏曲》实则更像一部交响曲,音乐里没有设独奏乐器,巴托克使用“协奏曲”一词显然是借用巴罗克时期复协奏曲的概念,给乐队里的各种乐器留下施展的空间。从这个概念的使用,也可以稍稍透露出巴托克的新古典主义倾向。
  第一乐章:序奏。缓慢的开始部分运用了不可思议的乐器色彩,阴暗的低音提琴和大提琴与加弱音器的高音弦乐的颤音形式的对比,不禁使人想起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组曲那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开端。引子阴沉忧郁的气氛控制了整个乐章,即使在激动不安的第一主题和带舞蹈节奏的第二主题出现时,也摆脱不了一种思乡之情。音乐在发展中体现出内心激烈的冲突,不久变得开朗起来,木管奏出明快的歌舞性格的音乐,仿佛终于摆脱了苦痛;最后在铜管坚定有力的音响中结束。巴托克称这一部分的音乐为“高度技巧的处理”。  
  第二乐章:成双成对的游戏。这个快活乐章是乐队色彩的变幻游戏。小鼓敲出八小节节奏后,一对大管、双簧管、单簧管、长笛和小号分别以六度、三度、七度、五度、二度平行相继奏出轻快的旋律,最后以小鼓的节奏结束了第一部分。圣咏般的铜管音响是简短的中断。再现时,又按照前面的顺序出现,只是加进了对位声部,变成“二对的游戏”和“三对的游戏”了。  
  第三乐章:悲歌,基于民间缓慢自由的歌调。其间可以听到痛苦的呻吟和悲伤的诉说。在第三乐章“悲歌”里,阴暗的情绪泛滥上升成狂想性的悲剧高潮,是英雄末路的悲恸。这里使人们联想到巴托克自己的命运,仿佛在聆听巴托克为自己唱响的挽歌。  
  第四乐章:被打断的间奏曲,带民间歌曲和舞曲的风格,木管轻巧的吹奏,弦乐优美的歌唱,加上长号滑奏,使音乐显得温暖而带幽默感。结束时又变得忧郁而有乡愁感,歌舞声逐渐消失。  
  第五乐章,终曲,这部分是非常自由的奏鸣曲式。雄壮的序曲引出快速流动的主题,是民间节日的热闹场面,结束时音响宏伟壮丽。全曲的结尾异常光辉,这在巴托克的其他作品中是不多见的。这里可以理解为作者对生活的肯定。  巴托克和他的《乐队协奏曲》这部伟大的作品,为我们带来了新颖而美好的听觉享受。《乐队协奏曲》的主题材料非常丰富,乐队技巧又十分高超,表现出强烈的个性。巴托克以高超的技巧将民间音乐和西方作曲手法融为一体,并辅以别具一格的和声、对位、配器、主题发展和变奏方法,推进了20世纪的音乐实践,使这进入了一个丰富多彩的繁荣境界,并为东欧音乐在20世纪争得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