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8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80518周五19:30
地点: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厦门爱乐乐团驻团指挥)
独奏:吴沛轩(新加坡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柴可夫斯基:意大利随想曲
Tchaikovsky: ltalian Capriccio

柴可夫斯基:A大调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作品33号
Tchaikovsky: 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 for Cello and Orchestra, Op. 33
  独奏:吴沛轩
  Soloist: Pei-Sian Ng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柴可夫斯基:e小调第五交响曲,作品64号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5 in E Minor, Op. 64
  第一乐章:行板-活泼的快板         
  I. Andante - Allegro con anima
  第二乐章:节奏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 
  II. Andante cantabile con alcuna licenza
  第三乐章:圆舞曲,中速的快板      
  III. Valse. Allegro moderato
  第四乐章:终曲,庄严的行板-活泼的快板
  IV. Finale. Andante maestoso - Allegro vivace


【聆听指南】

 
柴可夫斯基
  柴可夫斯基是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俄罗斯作曲家,同时几乎也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古典作曲家。他一生创作了许多感人至深的作品,这些作品呈现出集大成的综合性:有古典乐派的宏伟和严谨、浪漫乐派的诗意与激情及民族乐派的气质和特色。他的交响曲结构严谨、布局合理、旋律优美、节奏鲜明。柴可夫斯基早期的作品,大多流露出真挚洋溢的热情和朝气蓬勃的气势。而后期的部分作品,则以其强烈的戏剧性冲突,深刻的哲理性思考和心理描写——甚至浓重的伤感和悲剧气氛给人以深刻印象,体现了他对时代、人生和社会现实的深切感受。除了交响乐及器乐作品在音乐史上的突出贡献外,柴可夫斯基在歌剧、芭蕾舞剧领域也留下了许多不朽之作,如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和《黑桃皇后》、芭蕾舞剧《天鹅湖》和《胡桃夹子》等。他的作品是深刻性和通俗性良好融合的典范。

柴可夫斯基:意大利随想曲                                    
  1880年间,柴可夫斯基旅居意大利,这时候,意大利明媚绮丽的风光、引人入胜的历史遗迹、绚烂多彩的民间艺术以及意大利人民的乐观精神,给他留下了极为强烈的印象。这首作品集中反映出意大利人民生活的明朗愉悦的一面,特别是狂欢节的民间欢乐的场面。
  《意大利随想曲》包括五个音乐主题,乐曲从小号单独吹奏的一个乐句开始,然后继以一系列很不稳定的和弦;第二主题是带着忧郁而悲壮的民间旋律,由弦乐器奏出,每当主题旋律进入延长音的时刻,管乐器便以一些节奏型统一的和弦填充进来;第三主题是一首简单而朴实的街头小歌曲,在低音弦乐器强调出的进行曲节奏背景上,先后由双簧管、第一、第二小提琴保持三度平行的方式奏出;第四主题包含有两个性格相仿的旋律,第一个旋律急剧向前飞跃进行,表达出一种锐气和健爽的欢乐情绪,第二个旋律也同样活跃,给人一种急速飞奔的感觉。最后在尾声中,速度极快,旋律的进行像不断在打转似的,就这样,音乐在大喜若狂的场面中宣告结束。

柴可夫斯基:A大调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作品33号
  《洛可可主题变奏曲》是为大提琴独奏和管弦乐伴奏而写的乐曲,包括一个主题和它的七次变奏和尾声。“洛可可”一词源自法语Rocaice,是贝壳的意思,是十八世纪欧洲宫廷艺术的一种纤巧、浮华而繁琐的风格。这部作品是柴可夫斯基于运用这种音乐风格手法创作的第一部作品,同时也表现了作者的艺术个性和俄罗斯民族音乐的风格。1879年,匈牙利作曲家李斯特听了本曲的演奏后赞叹道:“终于又听到音乐了!”
  乐曲的序奏主题具有俄罗斯音调特点,温柔恬静,充满了诗一般的意境和情调。随后由圆号过渡并引出大提琴独奏的洛可可主题,旋律舒展委婉。随后乐曲的情绪渐渐饱满,气氛趋向高涨,在该主题上进行7个自由变奏。
  第一变奏:速度、节拍、调性都与主题相同,大提琴的快速三连音,使乐曲轻快而欢畅。
  第二变奏:小提琴采用三十二分音符与六十四分音符交替的旋律,和变奏声部相互呼应,显得格外轻巧流畅,并带有俏皮诙谐的特点。
  第三变奏:大提琴的旋律明朗而深情,犹如一首优雅的浪漫曲,具有委婉如歌的特点。这一变奏反复时乐曲的抒情色彩更为浓郁,温柔而缠绵。
  第四变奏:这段变奏的开头带有抒情的双拍子芭蕾舞曲的特点,典雅的洛可可风格表现得相当鲜明,而其中时而插入的大提琴技巧性走句,使乐曲更显得华美而流畅。  
  第五变奏:长笛奏出整个洛可可主题的前半段,接着乐队承接,大提琴加入继续演奏。之后大提琴奏出一段无伴奏的大提琴华彩段落,给整个变奏增添了富丽的色彩。
  第六变奏:采用了歌唱性旋律,曲调柔和恬静、委婉动人,具有浓郁的俄罗斯民族音乐的抒情特色。
  第七变奏:急速的快板使这一变奏的情绪焕然一新,乐曲兼有诙谐性和舞曲性的特点。
  尾声在大提琴和管弦乐队此起彼伏的处理中使情绪热烈欢快,富有交响性。最后乐曲在热烈欢腾的气氛中结束。

柴可夫斯基:e小调第五交响曲,作品64号
  《第五交响曲》在1888年暮春当柴可夫斯基移居克林附近风景如画的庄园时写出,这首交响曲没有公开发表的标题,但是从保存下来的作者的记事册中可以看到,它的标题性构思同《第四交响曲》有很多相近之处。有一个“命运主题”作为一种主导动机,贯串着所有乐章,并通过各个阶段的发展最后在终曲中变成一支胜利和狂欢的颂歌。
  第一乐章:行板-活泼的快板。由“命运主题”的叙述开始,单簧管奏出,它那阴暗的音色和伴奏中弦乐器的沉重和弦强调出的均匀步伐,在听者意识中形成关于死与灭亡的印象,作者称之为“对命运、即对上帝的无法预知的命令的服从。”呈示部主部主题转入朝气蓬勃的快板,富于叙事性的韵味,据说是取材自波兰的民谣,好象斗争中的人们疲惫不堪的痛苦形象。音乐像暴风雨般骤强,热情迸发,表现了作者对命运的反抗和搏击,感情色彩丰富异常。连接部新的乐句充满了疑问,满怀着抑郁和多愁善感,还有着春日的细语和追求光明的感人热潮。副部主题色彩明朗而抒情,仿佛幸福和希望的境界。突然沸腾的高潮使美妙的副部主题达到了最强有力的体现。狂奔的呼喊好像宣告了胜利的到来。充满戏剧性的展开部中,凄凉、不安的阴暗氛围又一次重现,欢乐的情绪消失了。再现部主部主题由大管陈述,音色更为苍凉忧郁。连接部虽然稍感温暖,副部却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尾声充满了苦难和绝望,徒然的努力和不安的进行漫漫沉寂下来。
  第二乐章:节奏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这一乐章是柴可夫斯基的这一类型的作品中最热情横溢和广泛发展的明朗篇章之一,也是整部交响曲的中心所在,它深刻地揭示了主人公对幸福的无比向往和依恋。弦乐奏出的引子似圣咏般严肃而深沉。第一段圆号奏出了温暖而抒情的第一主题,甜美而兼有肃穆、伤感,充满期盼与憧憬,好似老人的暮春诗意,气度高雅而颇具魅力。被称为“一线光明”的牧歌风第二主题由双簧管奏出,明朗而真诚,好像是对第一主题的回答和补充,其中注入了温柔而具有抚慰力量的女性光辉。大提琴和弦乐器的两次陈述进一步深化了“一线光明”主题,音乐激昂地走向高潮。中段是宁静迷人的大自然情调。突然,“命运主题”以雷霆万钧之势闯入,铜管粗野地喧嚣,定音鼓隆隆,主人公的幻想被砸得粉碎。静静的拨弦中,再现的第一段第一主题无力地、哭泣般地流淌着、倾泻着。强有力的“一线光明”主题坚决而激动,迎来了胜利般的高潮。“命运主题”再次闯入,不过最后最后情绪又明朗起来,整个乐章以“一线光明”的主题的平静而温柔的乐句作为结束。
  第三乐章:圆舞曲,中速的快板。摒弃了传统的谐谑曲而使用圆舞曲是柴可夫斯基的新尝试,以艳丽的旋律为中心的梦幻式圆舞曲,给予听众一种飘渺的感觉。音乐轻盈娇媚,是对前两乐章深刻内容的缓冲性的明朗对比。主题先由小提琴奏出,富于歌唱性的风格,但是它的抒情特点并没有得到发挥;它的反复陈述有时充满温暖和强烈的情绪,有时却显得严峻。乐章中段传达出一种紊乱的气氛,较多地倾向于冬日的色彩,长笛的闪烁和小号的断奏都加强了这种效果。在尾声中,命运主题在单簧管和大管的浓重而阴暗的音色中出现,显得隐晦、神秘。
  第四乐章:终曲,庄严的行板-活泼的快板。“命运主题”由温暖明快的弦乐奏出,一扫阴暗和不祥的形象。开始是弦乐合奏,接着在弦乐器以三连音装饰之下,木管和铜管相继奏出带有宗教合唱的色彩的旋律。持续的定音鼓引出欢乐有力的主部主题,这是狂热的俄罗斯民间舞曲。靓丽而多彩的连接部后,是副部有如人群的踏步和嘈杂声的旋律。随后“命运主题”以欢乐的号角合奏将音乐推向高潮,展开部以副部素材加以发展。再现部是不可遏止的兴高采烈,充斥着欢腾的气势和豪迈的气概。尾声中铜管乐器和低音弦乐器提供了庄严隆重的进行节奏,木管乐器以三连音音型的回旋渲染兴高采烈的节庆气氛,在这有力的背景上,弦乐器宽广而雄浑地奏出命运主题。这辉煌而热烈的尾声肯定了明朗胜利的因素,它以节庆般的庄严气氛结束整部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