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8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美亚柏科“七载筑梦,感恩同行”——厦门爱乐开季音乐会
日期
20180316周五19:30
地点: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及首席指挥)
独奏:陆逸轩(多项国际比赛获奖者)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格里格:《霍尔堡时代》组曲                                    
Grieg: Holberg Suite (From Holberg's Time), Op. 40                                   
  一、前奏曲-活泼的快板
  I. Prelude. Allegro vivace
  二、萨拉班德舞曲-行板
  II. Sarabande. Andante
  三、加沃特舞曲-小快板、稍快的加沃特
  III. Allegretto-Musette:Poco piu mosso
  四、咏叹调-严肃的行板
  IV. Air.Andante religioso
  五、里戈东舞曲-有活力的快板
  V. Rigaudon.Allegro con brio




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作品58号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4 in G major, Op. 58                  
  第一乐章:有节制的快板
  I. Allegro moderato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
  II. Andante con moto
  第三乐章:回旋曲,活泼的
  III. Rondo, Vivace
    独奏:陆逸轩
    Soloist: Eric Lu


【中场休息】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新世界》                               
Dvořák: Symphony No. 9 “From the new world”                     
  第一乐章:柔板-很快的快板
  I. Adagio-Allegro molto
  第二乐章:广板
  II. Largo
  第三乐章:谐谑曲:极活泼的
  III. Scherzo: Molto vivace
  第四乐章:热情的快板
  IV. Allegro con Fuoco



【聆听指南】


格里格:《霍尔堡时代》组曲
  《霍尔堡时代》组曲,是挪威作曲家格里格1884年12月在为挪威西南部的卑尔根市举行的纪念丹麦戏剧家、作家霍尔堡诞辰200周年活动而作。这部作品原为钢琴曲,翌年被作者改编为弦乐队演奏的作品后而广泛流传。霍尔堡被尊为“丹麦文学之父”,原籍挪威,与作者同生于挪威卑尔根,因此他属于挪威和丹麦两个民族文化的代表者。霍尔堡时代的丹麦宫廷崇尚巴洛克风格的艺术,为了再现这一时代特征,作者在旋律和曲式等方面运用了巴洛克音乐风格。其中色彩变幻的弦乐、富于表现力的旋律及和弦,使其成为一部十分优秀的作品。作品共由五部分组成,今晚将演奏其中的三段。
  一、前奏曲-活泼的快板:这首乐曲以活泼而快速的旋律节奏展开,共两个主题,一个是巴罗克般华美的音型,另一个是小提琴柔和与肃穆的副主题,它们之间形成鲜明而完美的对照。之后乐曲呈现简短的展开段落,具有托卡塔的体裁特征,经过再现后乐曲以短小精悍的结尾有力地结束。
  二、萨拉班德舞曲:这一段比较缓慢,是整套组曲当中最具挪威特性的一首乐曲。 
  三、加沃特舞曲:稍显轻快典雅,紧接在加沃特舞曲后面的舞曲为二段形式模仿风笛的旋律,曲调优美,极具独特风格。 
  四、咏叹调:小提琴奏出带有北欧民族风格的主要主题,曲调纯朴而略带忧郁、朦胧。乐曲中段由主要主题变化而成,但更为舒展、明朗。经由浓郁的抒情色彩的展开部后,独奏大提琴再现主题,情绪更为深沉忧伤。乐曲的结尾采用弦乐合奏,起伏的旋律使乐曲呈现出激动的情绪,最后平静、安详地结束。
  五、里戈东舞曲:里戈东原为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民间舞曲,十七世纪时在法国宫廷中流行。音乐主题纯朴轻快,活泼明朗。乐曲中间部主题平稳悠长,带有歌唱性和忧郁感。乐曲完整地再现里戈东主要主题,最后在欢快的情绪中结束全曲。


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作品58号
  这首协奏曲是贝多芬的热情横溢的抒情作品之一,它的风格清新,构思完美,充满柔和的浪漫音调。乐队和独奏钢琴之间紧密细致的结合更值得注目,乐队主要承担演奏主题旋律的任务,而独奏钢琴则发挥其所固有的特性,将主题旋律即兴地展开,从而使乐队和独奏钢琴形成对比。
  第一乐章:有节制的快板。乐队省略了小号和定音鼓,在表面上避免一切过激的热情和戏剧性的夸张。钢琴奏出轻柔的和弦并直接引出乐章的第一主题,随后由乐队加以发展。在有表情的连接段之后,音乐的进行越来越激昂。弦乐奏出柔婉动人的第二主题,这个主题由钢琴对其进行一些很有表情的装饰,之后随着力量的逐渐增强,音乐进入发展部。一些不安宁的下行音阶进行作为基础,也出现一些抒情的乐句。最后进入钢琴的华彩段落。
  第二乐章:稍快的行板。这一乐章是贝多芬创作中的瑰宝之一,出现了两个对比性的形象——一个是弦乐器组齐奏的严厉恐怖的断音主题,另一个是钢琴独奏叹息般的答句。有人将这个乐章与希腊神话中奥尔菲斯进入阴间要将死去的爱妻重新带回人间的故事相联。贝多芬在这个乐章中,以钢琴代表奥尔菲斯,乐队代表冥府的守卫。乐章由乐队威严的齐奏开始,在音乐的对答中,钢琴叹息般的音型越来越宽广有力,它那激动的颤音和乐句都很富于激情。这一阵戏剧性的热潮过后,齐奏的主题在低音区神秘地隐约可闻,在乐队的持续和弦的背景上钢琴最后一次露面,就在这极为轻微的持续音中,音乐不间断地直接转入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这是一首明朗、轻快的回旋曲。它的旋律像万花筒那样瞬息万变,基本分为三个大段落。第一主题是阳光般灿烂的快速度舞曲,十分活跃;第二主题由钢琴引出,音调优美如歌,具有田园风味,这其中也孕育着舞蹈性的因素,这在钢琴声部的技巧性音型中尤为显露。乐章的第二段从基本主题的重现开始,有着丰富的色彩变化。第三段有很多新奇有趣的发挥,它大大加强了音乐的戏剧性发展,舞蹈性的因素占据统治地位,它有力地肯定了生活的欢乐。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新世界》 
  德沃夏克是十九世纪捷克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这首交响乐是德沃夏克在美国任纽约音乐学院院长时所作,曲中虽然有类似“黑人灵歌”与美洲“印第安民谣”的旋律出现,但德沃夏克并不是原封不动地将这些民谣歌曲作为主题题材,而是在自己的创作乐思中揉进这些民谣的精神加以表现。 
  第一乐章:序奏,柔板-很快的快板。此序奏部分颇为宏大,其主题与相继的主部快板部分有极其微妙的关系,担负一种连贯全曲的特殊任务,甚至可称之为全曲精神的中心旋律。乐章的引子部分开始由弦乐、木管、圆号陈述,描绘了美洲大陆新奇景象。之后由弦乐器、定音鼓和圆号竞相奏出强烈而热情的节奏,暗喻了美国那种紧张、忙碌的快节奏生活;乐章的主部主题贯穿了全曲的四个乐章,前半段在弦乐颤弓的伴奏下由圆号吹出,后半段经过发展由铜管乐器全奏。这个主题被认为和黑人灵歌《流吧,约旦河》有连带关系,也有人认为,切分音与五声音阶的进行与居住于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境内的马札儿民族固有的民俗音乐具有共通的性质。这一特殊主题靠着巧妙发展,转达了不同于以往音乐世界的“新世界”的消息,具有强烈的震撼效果。德沃夏克当时背井离乡,乡愁蕴积,故而引用了他少年时期耳熟能详的民俗歌曲特质,以遣思乡念国的情怀。乐章中第二主题透露出浓浓的乡愁,开始由长笛奏出,然后同样发展到铜管乐全奏。发展部以第二主题为核心,由铜管乐器奏出,进行频繁转调,情绪颠簸、慌张。再现部第一主题更为激动不已,第二主题更为悲切。第一乐章在铜管乐器的急躁演奏中结束。
  第二乐章:广板。这一乐章是整部交响曲中最为有名的乐章,其浓烈的乡愁之情,恰恰是德沃夏克本人身处他乡时,对祖国无限眷恋之情的体现。整个乐队的部分铜管在低音区合奏出充满哀伤气氛的几个和弦之后,由双簧管独奏出充满奇异美感和神妙情趣的慢板主题,弦乐以简单的和弦作为伴奏,这就是本乐章的第一主题,此部分被誉为所有交响曲中最为动人的慢板乐章。在高音木管乐器演奏后,旋律接着由小提琴陈述。这充满无限乡愁的美丽旋律,曾被后人填上歌词,而改编成为一首名叫《恋故乡》的歌曲,并在美国广泛流传、家喻户晓。本乐章的第二主题由长笛和双簧管交替奏出,旋律优美绝伦,在忽高忽低的情绪中流露出了一种无言的凄凉,仍是作者思乡之情的反映。第二主题过后,木管乐在忐忑不安的跳音上进行发展,铜管乐强烈奏出了主题。最后在小提琴的极高音区衬托下,第二乐章结束。
  第三乐章:谐谑曲,具有民间舞蹈风格,从“海华沙的婚宴”中的印第安舞蹈中得到启发,舞蹈由快而慢地不停旋转。音乐有两个主题,第一主题轻快而活泼,带有跳跃的情绪;第二主题清丽、明快,富有五声音阶特色;两个主题彼此应和、模仿。乐章的三声中部主题悠长而婉转,是典型的捷克民间音乐风格。表达了作者对童年往事的回忆。待到主部主题复述后,第一乐章的旋律再一次由圆号奏出,悲凉的气息再度袭来。
  第四乐章:终曲,热情的快板,气势宏大而雄伟。这个总结性的乐章将前面乐章的主要主题一一再现,同时孕育出新的主题,彼此交织成一股感情的洪流,这是极端悲愤的“思乡曲”。乐章的主部主题由圆号、长号和小号共同奏出,威武而雄壮,后半段由小提琴和长笛回转连动;副部主题则是柔美、抒情性旋律,由单簧管奏出。发展部不以此乐章任何主题为中心,而是将《恋故乡》主题为选材,并进行频繁转调。再现部结束后经过发展之后,形成辉煌的结尾,“自新世界”的旋律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