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7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70714周五19:30
地点:文园路67号,音乐岛·爱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法比奥·扎农(巴西杰出吉他演奏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维拉·洛勃斯:巴西的巴赫风格(第五首)
Villa Lobos: Bachianas Brasileiras No.5                         

维拉·洛勃斯:吉他协奏曲
Villa Lobos: Guitar Concerto                                  
  第一乐章:准确的快板
  I. Allegro Preciso
  第二乐章:小行板与行板
  II. Andantino e Andante
  第三乐章:不过分的快板
  III. Allegretto non troppo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拉赫玛尼诺夫:《交响舞曲》
Rachmaninov: Symphonic Dances
  第一乐章:不甚快板
  I. Non allegro
  第二乐章:运动着的行板(圆舞曲节奏)
  II. Andante con moto:Tempo di Valse
  第三乐章:非常缓慢的-活泼的快板
  III. Lento assai - Allegro vivace

友情提醒:“厦门爱乐”新的微信公众号(订阅号,红色Logo)已开通,新的微信公众号(订阅号)主要用于音乐会信息发布、音乐知识和音乐欣赏分享、乐迷互动等,原“厦门爱乐乐团”微信公众号(服务号,蓝色Logo)将主要用于在线购票,请乐友们扫描二维码及时关注新的公众号“厦门爱乐”。感谢乐友们长久以来对厦门爱乐乐团的关心和支持。

 

【聆听指南】

维拉·洛勃斯:巴西的巴赫风格(第五首)
  维拉·洛勃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伟大的巴西作曲家。他以庞大的创作数量、丰富的创作体裁、独特的作品风格在欧洲现代音乐史上独树一帜。他的作品融合多个音乐流派的风格特点,创造了新颖独特的听觉体验。《巴西的巴赫风格》这套作品共九首,每一首的结构、乐队编制各不相同,但都将巴西的民族音乐素材与世界性的巴赫风格融合起来。其中的第五首正是这样一部作品,维拉·洛勃斯把巴赫音乐中内向的、沉思冥想的安谧气氛与巴西的民族情操有机地熔铸在一起,他的这一成就为后人指出了借鉴古典音乐的广阔前景。《巴西的巴赫风格》第五首原本是为女高音和大提琴所作,通常交响乐队演奏的是Maessen于2015年改编的版本。
  这部改编后的作品简洁清新、质朴无华,让人可以联想到三百年前巴洛克音乐的神韵,也可以让你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亚马逊河的清新气息、南美热带荒原的天然美丽。整个作品以主题的丰富多采、引人入胜见长,伴奏声部亦非常饱满充实,始终洋溢着生机勃勃的律动感。维拉·洛勃斯曾说,这首乐曲具有巴西民族舞曲“恩伯拉达”的气氛。“恩伯拉达”是盛行于巴西各地的一种节奏轻快的民谣。这部作品在音乐上的最大特点,是充满活力的舞蹈性音型和“呼唤式”的抒情旋律天衣无缝的“缠绕”在一起,富有对比的同时,又密切联系。

维拉·洛勃斯:吉他协奏曲
  维拉·洛勃斯被称为“巴西古典音乐之父”,他将古典印象派和新民族乐派完美的融入自己的作品中,把西方传统音乐的作曲技法与巴西本土的民族音乐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充分发挥吉他本身的音乐特点,为吉他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且空前而成功的对吉他演奏技术进行革新,丰富了吉他的表现力。这首《吉他协奏曲》是维拉·洛勃斯献给挚友塞戈维亚的。在这部作品中管弦乐与独奏乐器之间达到了完美的平衡;同时在严格遵循古典协奏曲格式的同时,又不失维拉·洛勃斯所有作品中流动着的民间音乐的因素。难怪人们会说这首乐曲将“阿兰胡埃斯宫殿里慵懒的喷泉变为亚马逊森林中如蛇行般时隐时现的潺潺溪水”,也就不难理解了。
  第一乐章:先由乐队奏出节奏鲜明的主题,接着吉他以装饰性的琶音出场,与乐队呼应。旋律渐渐变得抒情而忧郁,吉他奏出优美的旋律,然后抒情的主题由长笛、第一小提琴表现,双簧管与第二小提琴给予呼应。随后是抒情旋律的重复。最后由双簧管、圆号一波又一波地掀起高潮,吉他以快速的弹奏表现,在乐队与吉他的齐奏中结束。
  第二乐章:在乐队的呼唤下,吉他奏出第二乐章的主题。接着由小行板移至行板,速度稍作缓慢,单簧管插入优美的间奏,吉他奏出带有即兴风格的表演。随后速度由快板变化至慢板,最终又结束在快板上。
  第三乐章:该乐章有狂想曲的风格。首先单簧管奏出极具民俗风格的前奏,然后将主旋律移交给吉他独奏,吉他与乐队相呼应。乐章中间插入了抒情的部分,最后在重复开头主题的旋律中结束。

拉赫玛尼诺夫:《交响舞曲》
  《交响舞曲》是拉赫玛尼诺夫的最后一部作品,三年后,拉赫玛尼诺夫便与世长辞了。作品虽名为“舞曲”,却只有象征意义,它更像是三首交响音画,更可以说是一部三乐章的交响曲。它跟《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一样,其构思也是悲剧性的。拉赫玛尼诺夫多年一直沉浸于悲哀、痛苦和忧伤的思想感情之中,作为他的绝笔之作,《交响舞曲》强烈地反映出他那种疲惫不堪、无能为力的沮丧情绪。他深切的悲哀使听者震惊,其中充满了难忍的不满、无尽的痛苦、热切的渴望和徒劳的抗争。拉赫玛尼诺夫曾为作品的三首乐曲分别冠以“清晨”、“正午”、“黄昏”的标题,但在正式出版时却没有标题和任何类似标题的说明。也许是他并不想强调作品的自传性。
  第一首:开头的轻快和典雅很快被粗暴地打断,此后的音乐发展曲折,情绪复杂多变,充满了对现实的迷茫和矛盾,也交织着对遥远祖国的思念和对亲切的青年时代的回忆。乐曲中段传出萨克斯管一支柔和、恳挚的旋律,类似俄罗斯的悠缓歌曲。乐曲的末尾,出现了作者用在《第一交响曲》中的一支古俄罗斯曲调,可能是作者在晚年对他遥远的祖国的思念、和对他亲切的青年时代的回忆。
  第二首乐曲:是一首典雅的圆舞曲,略带异国情调,充满诗意的魅力和精致的色彩。但这一切只是作为表达沉重的情绪和阴暗的情感的工具而已,音乐依然反映出拉赫玛尼诺夫所经历的苦闷、彷徨、狂躁与风暴,以及面对死亡的颤栗。乐曲音响越来越缥缈;中段依然保持舞蹈的进行,但显得更为紧张,听到的是叹息、悲泣和呻吟;最感人的音调和最真挚的热潮也失去了其率直和纯真的性格。
  第三首乐曲:在其形象之鲜明和表现力之强烈等方面,可说是俄罗斯音乐文化中最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它再次以中世纪的宗教音调《愤怒的日子》为基础,夹杂着葬礼的丧钟,成为乐曲的基本主题,真实地表达出人在可怖的死神面前的恐惧、绝望和呆然战栗等景状,或者说再现出死神的得意洋洋的形象。《愤怒的日子》贯穿始终,形象越来越显著,情绪越来越高涨,最终形成无可抗拒的浪潮席卷了一切。这首终曲以可怖的狂潮的震耳欲聋的冲击作为结束,这就是经历不同阶段的生活的结局——巨大悲剧的结论。作者在他最后的这部作品中,就是这样体现出他难忍的痛苦和内心的疲乏,诉说他远离祖国身处异乡的孤独和消极心情。这部作品具有高度的艺术技巧,带有现代派艺术影响的一些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