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7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70519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李昊冉
独奏:沈妤霖(台湾)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柯普兰:阿帕拉契之春
Copland: Appalachian Spring

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 作品30号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3 in d Minor, Op.30
  第一乐章:不过分的快板
  I. Allegro ma non tanto 
  第二乐章:幕间曲—柔板
  II. Intermezzo - Adagio
  第三乐章:终曲,像全音符的
  III. Finale. Alla breve
    钢琴独奏:沈妤霖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柴可夫斯基:b小调第六 “悲怆” 交响乐,作品47号
Tchaikovsky: Symphony No.6 "Pathetic" in b Minor, Op.47
  第一乐章:慢板;不太快的快板
  I. Adagio - 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优美的快板
  II. Allegro con grazia
  第三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
  III. Allegro molto vivace
  第四乐章:悲伤的柔板,行板
  IV. Adagio - lamentoso - Andante

友情提醒:厦门爱乐乐团音乐会已开始启用微信售票系统,关注厦门爱乐乐团公众号即可在线选座购票,观众到音乐厅只需拿手机刷码即可入场。

【聆听指南】

柯普兰:阿帕拉契之春
  舞剧《阿帕拉契亚之春》是柯普兰与美国著名舞蹈家玛莎·格雷厄姆紧密协作的产物,是柯普兰受伊丽莎白·斯普拉格·库立基基金会的委托、以摄取玛莎·格雷厄姆的个性为出发点而写成的。作曲家曾以美国边境生活为题材写过三部舞剧,《阿帕拉契亚之春》是其中最后的一部。舞剧《阿帕拉契亚之春》本身实际上并无情节,人物也只有新娘及其农村丈夫、老拓荒妇人、牧师及其信徒。这部舞剧于1945年获普利策音乐奖,并作为1944至1945年演出季的杰出剧作而获得纽约音乐评论界奖。在舞剧公演后的第二年春天,柯普兰把这一舞剧改编为管弦乐组曲,1945年由纽约爱乐乐团首演于卡内基音乐厅。
  改编后的管弦乐组曲共分八个明确的段落,并以速度和节拍的变化来加以区别。原曲要求八个段落连续演奏。
  一、非常慢的慢板——在舞剧中,音乐的开场人物介绍。而作为组曲的开端,它展现了阿帕拉契亚山区的春光普照下的宁静、辽廓的景象。
  二、快板——安详的情绪忽然被弦乐器和钢琴上一个节奏强劲有力而意气风发的主题所打破。这一主题的激昂情调与宗教色彩的有机揉合是显而易见的。
  三、中板——这是新娘和她的未婚夫的一段双人舞。温柔曲调最初体现在单簧管的一支抒情旋律上,而当这支旋律逐渐扩充并通过速度的大量变化发展到双簧管、单簧管和法国号的陈述时,温柔的情调中顿时充满了热情。
  四、快板——这段音乐以牧师及其信徒的一段方阵舞开始,用一支愉快而诙谐的舞曲曲调表现。这段旋律描绘了乡村小提琴手集会的场面,具有质朴的民间音乐风格。
  五、稍快的中板——这段音乐深沉而带有沉思意味,表现出新娘对新生活的那种犹豫不决的心情。
  六、急板——长笛和小提琴急速奔驰,描绘出一个沸腾的群舞场面。
  七、很快的急板——这段音乐的主题,选自一本宗教歌曲集中题名为《质朴是天赋》的一首曲子。主题旋律急促活跃,表现出新娘及其未婚夫忙碌而井然有序的日常生活。
  八、中板——邻人安然离去,青年夫妇留在新居。加弱音器的弦乐器唱出了一段宁静的祈祷似的音乐,这是第二段主题的一个变体。最后,全曲在平静回忆的气氛中结束。

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 作品30号
  拉赫玛尼诺夫是俄罗斯杰出的作曲家和钢琴家,他的作品曾反映了第一次俄国革命前夕社会艺术的蓬勃高涨,充满了爱国激情和英勇豪迈;后来他因不理解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而移居美国。《第三钢琴协奏曲》是拉赫玛尼诺夫于1909年间写成,是作者二十世纪最初十年中创作的高峰。这首协奏曲的构思同《第二钢琴协奏曲》有许多共同的特点:二者都以其饱满的情绪和沸腾般的生命力而感染听者,都拥有各自丰富的旋律和同样的钢琴技法,并与乐队写作的高超笔法紧密结合在一起。但《第三钢琴协奏曲》则更集中、更深刻、更戏剧性,交响发展具有更大的规模,但所有这些都完全服从于一个统一的交响构思和音乐形象的发展。拉赫玛尼诺夫真实、自然和独特的创作个性在这部作品中再次得到了全面的体现。
  第一乐章:在短小的管弦乐引子后面,从第三小节开始,独奏钢琴呈示出第一主题,这是在寂静的气氛中演奏出的朴素的俄罗斯曲调,也是构成第二和第三乐章主要因素的曲调,是贯穿全曲的基本主题。随后,乐曲通过增加速度和力度的手法形成巨大的高潮,从而引出第三主题。独奏钢琴同管弦乐之间以对话形式的向前发展,钢琴在终结部分奏出华彩乐句,然后逐渐减弱,最后以静悄悄的对话终止。
  第二乐章:用自由变奏曲的三部曲式写成。弦乐奏出的主题哀怨惆怅,和第一乐章的主部主题有所联系,其后交给钢琴呈现并加以变奏。这时第一小提琴奏出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情绪越来越激动,力度不断增长。中间部分单簧管和大管奏出优美的主旋律,于此相对弦乐器的拨奏和钢琴华丽的乐句为它伴奏。主题经过再现,钢琴以势不可挡的力量突然跃起,直接不间断的进入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这个终乐章充满了顽强的意志,激情充沛,铿锵有力的节奏和勇往直前的精神震人心魄。在富有魅力而具有进行曲节奏的第一主题后面出现了以和声叠置并使用了很多切分音的第二主题,是这个乐章充满令人屏息的兴奋之情。中间部,第一乐章的第二主题以谐谑曲的性格再一次出现,它由低音乐器演奏,产生出奇异的光芒和特殊的效果。此后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穿插进来使整个乐曲在主题上达到统一,接着第一主题和第二主题各自在不同的调性上再现,最后如放烟火般做出盛大的高潮,最后进入长大的尾声。这个尾声带有力度不断增强的发展趋势,弦乐组和钢琴声部浑厚的和弦使尾声的主题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放射出无限的光芒,最后全曲结束。


柴科夫斯基:b小调第六 “悲怆” 交响乐,作品47号
  柴科夫斯基是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俄罗斯作曲家,也是最受欢迎的“古典”作曲家之一。他一生创作了许多感人至深的作品,这些作品呈现出集大成的综合性:有古典乐派的宏伟和严谨、浪漫乐派的诗意与激情及民族乐派的气质和特色。他的交响曲结构严谨、布局合理、旋律优美、节奏鲜明。柴科夫斯基早期的作品,大多流露出真挚洋溢的热情和朝气蓬勃的气势。而后期的部分作品,则以其强烈的戏剧性冲突,深刻的哲理性思考和心理描写——甚至浓重的伤感和悲剧气氛给人以深刻印象,体现了他对时代、人生和社会现实的深切感受。除开交响乐及器乐作品在音乐史上的突出贡献外,柴科夫斯基在歌剧、芭蕾舞剧领域也留下了许多不朽之作,如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和《黑桃皇后》、芭蕾舞剧《天鹅湖》和《胡桃夹子》等。他的作品是深刻性和通俗性良好融合的典范。
  柴科夫斯基的第六“悲怆”交响曲诞生于1893年,同年10月16日在彼得堡由作者亲自指挥首演,可是十天后的深夜柴科夫斯基就逝世了。这是他全部创作活动的总结。柴科夫斯基曾说:“他把整个心灵都放进这部交响曲”。它以真诚的情感、简朴的手法,极富表现力地对人的内心痛苦、绝望情绪,作出了深刻透彻的表现。这不仅仅是是作曲家灵魂的忏悔,还真实地反映了“沉滞时期”的黑暗时代,俄罗斯广泛的知识分子阶层中强烈的改革愿望和广泛的恐慌不安在巨大的忧伤和悲痛面前,人们会得到更加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结论,这就是这部作品伟大的现实主义的力量以及不朽的历史意义。 “悲怆”交响曲共有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体现了人与命运的激烈斗争与反抗,时而出现的优美和富有灵感的旋律,充满了对幸福的幻想、憧憬和渴望。缓慢的引子中,独奏大管阴沉的旋律,成为第一乐章主题的音型,它在乐队深处翻转、扭曲、匍匐;乐章第二主题进入,这一著名的旋律像是痛苦时的甜蜜回忆。随后,展开部轰然开始,曲折复杂,之后升至又一个强有力的高潮。最后乐章结束在铜管庄严肃穆的音乐声中。
  第二乐章:它不是传统的慢乐章,代之的是一首典雅而古怪的舞曲。开始音乐描写了人们憧憬那遥远的幸福世界;中间段落好象带有一种凄凉呻吟的音调,使我们回忆起第一乐章的基本悲剧形象。这个乐章优美的旋律、不规则的拍子,极富魅力的节奏等都是无与伦比的,旋律的律动始终非常鲜明地具有俄罗斯的乡土特写。
  第三乐章:在模糊而动荡不安的背景下,出现了坚定有力的进行曲,它以最强的力度奏出坚定的意志和豪迈的气概,疾风般不间断流动的轻快的三连音断奏音型缠绕其上,感觉像妖精之舞的谐谑性格。结尾处,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和统一的步调,呼啸着凯旋的前进,汇合成震耳欲聋的宏大狂流。
  第四乐章:柴科夫斯基独特地用一个缓慢、哀痛、安魂曲气氛的音乐构思而成,音乐充满了悲伤的哀叹,这悲痛与美好的憧憬交织在一起,达到号哭般的高潮后,遭受严酷的一击,在深切的哀哭中响起了轻轻的丧锣声,大号和长号奏出了一段暗淡的挽歌,在无比沉痛的哀悼中,一切热情、幻想和追求都在悲剧的死寂中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