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7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70428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亚历山大·苏莱曼(德国著名大提琴演奏家)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104号
Dvořák: Cello Concerto in B Minor, Op.104                    
  第一乐章:快板
  I. Allegro
  第二乐章:不过分的慢板
  II. Adagio ma non troppo
  第三乐章:终曲,中庸速度
  III. Finale, Allegro moderato
    独奏:亚历山大·苏莱曼
    Soloist: Alexander Suleiman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德沃夏克:G大调第八交响曲,作品88号
Dvořák: Symphony No.8 in G major, Op.88
  第一乐章:朝气蓬勃的快板
  I. Allegro con brio  
  第二乐章:柔板
  II. Adagio
  第三乐章:优美的小快板
  III. Allegretto grazioso   
  第四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V. Allegro ma non troppo

友情提醒:厦门爱乐乐团音乐会已开始启用微信售票系统,关注厦门爱乐乐团公众号即可在线选座购票,观众到音乐厅只需拿手机刷码即可入场。

 

【聆听指南】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104号
  这首大提琴协奏曲是德沃夏克晚年客居纽约期间,写出的最后一部大型交响音乐作品,因而可以看到美国民间音乐素材影响的痕迹,但作品的构思所涉及更多的是作者自己对祖国和他个人的生活体验,这里充满了英勇的斗争意志和乐观精神;有对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思念和关切,还有作者对病故的父亲和初恋女友的哀悼,所有这些复杂的感情在这里全都交织一起。因此这部作品中将异国的民间音乐和故乡波西米亚民歌巧妙地结合,既有澎湃的激情又有深沉的思念,加上作者高超的写作技巧和华彩演奏风格,使它成为浪漫主义为数不多的大提琴协奏曲中的佼佼者,一直是大提琴家们经常演奏的作品。全曲由三个乐章构成:
  第一乐章:充满宽广的交响气息,英雄性的第一主题具有号召性的坚毅力量,同时又极朴实无华。第二主题全然不同,它是宽广、真挚、感人的咏唱,充满着抒情的温暖和深刻的人情味,无疑是作者珍贵情感的流露,作者自己曾说:“每当我演奏它的时候,常常为之感动”。
  第二乐章:充分发挥了大提琴擅长低吟深唱的特性,旋律抒情优美,音乐深切动人,色调明朗、和谐。但在进一步的发展中转化为类似叹息的激越旋律,带有悲剧性的色彩。音乐的尾声独奏大提琴做炫技性演奏的同时,各种乐器逐渐加入,色彩不断丰富,作者真挚的感情得到完美的抒发。
  第三乐章:德沃夏克在这一乐章里仿佛表现了他即将返回祖国的愉快心情,乐曲采用回旋曲式,由五个段落组成。开始像抒情诗一般真挚,后来却带有悲壮激昂的神貌,而它的中段又是舞蹈性的音调。最后,音乐在逐渐增强的力度中无比辉煌的结束。

德沃夏克:G大调第八交响曲,作品88号
  第八交响曲是德沃夏克于1889年在波西米亚乡间,风光旖旎的维索卡寓所里创作的,反映了作曲家当时平静和愉悦的心情。乐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乐章开始,大提琴、单簧管和圆号演奏十分优美又带有伤感的旋律类似乐章的序奏,它成为贯穿整个乐章的重要因素。之后,长笛吹出主题的第二句明朗而欢乐,音乐的力度不断增强,表现出明快与豪爽的气质。随后出现的进行曲风格的曲调,成为第一乐章中形象鲜明的一段旋律。当音乐的张力逐渐放松,音乐从很强到很弱之后,木管吹出副部主题,在弦乐精神抖擞的伴奏下,它显得更加神采奕奕。随着弦乐以宏大的气势重复这段旋律后,乐章进入展开部,音乐的速度稍稍放慢,乐章到达最高潮,音乐的力量毫不松懈,直至小号猛烈地吹出主部主题的第一句,乐章进入再现部。作曲家迅速将音乐的力度收束至很弱,之后再次掀起了波澜,最后,整个乐章在异常热烈的氛围中结束。
  第二乐章:柔板。最初弦乐演奏的旋律悠扬而深情,却又表现出朴素和清新的气息。其间加入长笛与双簧管类似小鸟般的啼鸣,充满乡村宁静祥和的气氛。乐章进入中段,木管乐器奏出优美的高潮,音乐在朴素的热情中亦体现出庄重感。弦乐呈现出一段温柔、宁静的旋律后,乐章开头的音乐重新出现,但它成为不安的呼告。弦乐猛烈的断奏配合着木管急促的音型,虽然作曲家短暂重现了激动的氛围,音乐最终还是恢复了宁静,在静谧中结束。这是一个非常感人,又散发浓郁的捷克民族音乐气息的乐章,能鲜明地感受到作曲家对于自然的热爱,整部作品最突出的特点(形式的自由化、民族气息的表现与自然颂歌的气质)在这一乐章有相当集中的表现。
  第三乐章:带有舞曲性质的“雅致的小快板”。作品的结构十分清晰和规范,小提琴奏出悦耳动听的主题略带忧郁的色彩,随后它短暂的交给木管,经过不同的处理后,进入乐章的中间部。德沃夏克从他1874年创作的歌剧《顽固的情人》中选择了一段音乐作为中间部的主题。这是一段优雅的圆舞曲风格的旋律,最初由长笛和双簧管呈现,随后在弦乐与木管的音响中不断交替。再现部大致依照先前的顺序演奏呈示部的内容,直至乐队以两倍速度奏出中间部主题的变体,形成简短的高潮,随即结束整个乐章。这一乐章给人的印象就像是作者的一首《斯拉夫舞曲》一般。
  第四乐章,德沃夏克写作这一乐章时,将奏鸣曲式的结构特点融入变奏曲式之中,使终曲成为作曲家追求结构自由化的重要标志之一。乐章的开头,小号吹出热情、激烈的旋律成为乐章的序奏,给人留下十分强烈的印象。序奏篇幅很短,轻柔的鼓声之后,大提琴奏出变奏曲的主题,这段温柔而舒展的旋律衍生自第一乐章的主部主题。第一变奏中,小提琴在低音弦乐的背景上演奏主题,表现出更加活泼的气质;第二变奏非常辉煌,音乐热切而又有力;第三变奏中,长笛将主题演奏得极为潇洒;第四变奏,充满活力,同时具有过渡的性质;第五变奏,双簧管与单簧管呈现了一段带有吉卜赛风格的旋律。在第六至第十变奏中有了长篇的发展,之后由第十一变奏和十二变奏所组成的“展开部”,非常简短。随着铜管再次吹出序奏的旋律,乐章进入第十三变奏之后的“再现部”,经过几段平稳的变奏,直至先前的第二变奏重新出现,标志着乐章进入结尾部分。音乐的速度突然加快,最后在热烈奔放,几近于狂欢般的氛围中结束全曲。这一乐章“尽职尽责”地为德沃夏克自然之爱,民族之爱的画卷添加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