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7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70302周四19:30
地点: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厦门爱乐乐团驻团指挥)
独奏:谢昊明(小提琴)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40、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柴科夫斯基:天鹅湖组曲第一首——场景
Tchaikovsky: Swan Lake Suite - No.1 Scene

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35号
Tchaikovsky: 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 Op.35
  第一乐章:中速的快板
  I. Allegro moderato
  第二乐章:行板
  II. Andante
  第三乐章:十分活跃的快板
  III. Allegro vivacissimo
    独奏:谢昊明
    Soloist: Xie Haoming

【中场休息 / Intermission】

柴可夫斯基:b小调第六 “悲怆” 交响乐,作品47号
Tchaikovsky: Symphony No.6 "Pathetic" in B Minor, Op.47
  第一乐章:慢板;不太快的快板
  I. Adagio - 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优美的快板
  II. Allegro con grazia
  第三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
  III. Allegro molto vivace
  第四乐章:悲伤的柔板,行板
  IV. Adagio - lamentoso;Andante


友情提醒:厦门爱乐乐团音乐会已开始启用微信售票系统,关注厦门爱乐乐团公众号即可在线选座购票,观众到音乐厅只需拿手机刷码即可入场。

 

【聆听指南】

柴科夫斯基:天鹅湖组曲第一首——场景
  舞剧《天鹅湖》组曲是柴可夫斯基根据所作的芭蕾舞剧“天鹅湖”的配乐摘选其中的音乐选编而成。舞剧脚本取材于俄罗斯民间故事“天鹅公主”和德国作家姆宙斯的童话“天鹅湖”,描写王子齐格弗里德和一位被魔法变成天鹅的公主奥杰塔的爱情故事。王子齐格弗里德和公主奥杰塔的爱情真诚而坚贞,因此他们两人虽然遭受了极其严酷的考验,最后终于战胜了邪恶的魔法,公主得以恢复人形,与王子开始他们幸福和欢乐的生活。
    这部舞剧音乐像一首首具有浪漫色彩的抒情诗篇,极出色地完成了对场景的抒写和对戏剧矛盾的推动以及对各个角色性格和内心的刻划,具有深刻的交响性,是舞剧发展史上一部划时代的作品。其中第一段“场景”选自第二幕第一场结束前的音乐。双簧管以动人的音色奏出温柔而略含忧伤的天鹅主题,描绘了天鹅纯洁端庄而略带哀婉的形象。竖琴奏出悠缓舒展的琶音,仿佛是静静浮游的天鹅,在湖面上漾起层层涟漪;乐曲情绪逐渐激动,仿佛在诉说奥杰塔的不幸遭遇。整个乐队奏出悲愤的乐声,表现了对奥杰塔命运的同情。

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作品35号
  这首作品创作于1878年,是柴科夫斯基唯一的一首小提琴协奏曲,也是俄罗斯和世界小提琴艺术的古典范作之一。这首乐曲不但充分发挥了主奏小提琴绚烂的演奏技巧,展开了色彩丰富的管弦乐,并以它深刻而感人的抒情及特有的俄罗斯韵味而广受人们欢迎,成为许多著名小提琴家的保留曲目。全曲共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结构宏伟,中心内容虽然有沉思和犹豫,但更多是肯定生活的激奋人心的力量,像一首庄严的颂歌。乐章开始,第一小提琴声部奏出倾诉般的旋律,随着力量的迅速增长,音乐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独奏小提琴奏出第一主题,像一段缓缓诉说的抒情独白;第二主题婉转起伏,更加深情动人,音乐层层推进,旋律在不同音区以不同的力度和音色发展变化着。之后,小提琴以华丽的装饰音型伴以乐队明快的节奏进入展开部。展开部由第一主题的三次出现构成,首先,管乐行进般的节奏衬托着弦乐明朗的旋律,铿锵有力,像一只华丽雄壮的进行曲。随后,独奏小提琴把洒脱自如的第一主题交织在华丽流畅的音型之中,最后,回到前面进行曲的形象,音乐更加热烈奔放,独奏小提琴明丽流畅的华彩段把音乐带入再现,乐曲再现乐章的二个主题后,进入尾声,独奏小提琴华丽的技巧再次得到尽情的发挥,并与乐队宏亮的音响结合,达到华丽辉煌的顶峰。
  第二乐章:柴可夫斯基称它为“小坎佐纳(canzonetta)”,像一首美妙的小型浪漫曲、一篇率真、朴实的抒情诗,充满温柔和抑郁,虽然有点伤感,但非常亲切。乐章开始,小提琴歌唱般地奏出一支忧郁的歌,无比美妙动人;中间段落的旋律流动性很强,增添了几分热情,但仍以歌唱性为主。最后是第一段的再现,音乐把外在的图景与内心的感受结合,是柴可夫斯基式的抒情。最后突然响起全体乐队明亮的声音,音乐不间断地进入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是一首欢乐的俄罗斯舞曲,以此生动地结束这节日欢腾景象的描绘。在这部作品中,一些民族民间音乐的形象得以高度地艺术体现和典型化,乐章的引子预示了舞蹈的节奏和音调。快速的主部主题一进入就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带有舞曲的性格。随着它的呈示、展开和再现,音乐性格得到充分揭示。副部包括两个主题。先是一首豪爽的特列帕克舞曲,速度从慢到快,节奏越来越紧凑,发展成旋风般的快速流动,刻画出热情奔放的舞蹈形象;之后是性格洒脱的第二主题。乐队辉煌的音响与独奏小提琴高度炫技性的演奏交相辉映,具有鲜明的协奏风格。最后,民间节日歌舞喧闹的欢乐气氛被乐章的尾声推到了炽热的顶峰。                      

柴可夫斯基:b小调第六 “悲怆” 交响乐,作品47号
  柴科夫斯基是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俄罗斯作曲家,也是最受欢迎的“古典”作曲家之一。他一生创作了许多感人至深的作品,这些作品呈现出集大成的综合性:有古典乐派的宏伟和严谨、浪漫乐派的诗意与激情及民族乐派的气质和特色。他的交响曲结构严谨、布局合理、旋律优美、节奏鲜明。柴科夫斯基早期的作品,大多流露出真挚洋溢的热情和朝气蓬勃的气势。而后期的部分作品,则以其强烈的戏剧性冲突,深刻的哲理性思考和心理描写——甚至浓重的伤感和悲剧气氛给人以深刻印象,体现了他对时代、人生和社会现实的深切感受。除开交响乐及器乐作品在音乐史上的突出贡献外,柴可夫斯基在歌剧、芭蕾舞剧领域也留下了许多不朽之作,如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和《黑桃皇后》、芭蕾舞剧《天鹅湖》和《胡桃夹子》等。他的作品是深刻性和通俗性良好融合的典范。
  柴可夫斯基的第六“悲怆”交响曲诞生于1893年,同年10月16日在彼得堡由作者亲自指挥首演,可是十天后的深夜柴可夫斯基就逝世了。这是他全部创作活动的总结。柴可夫斯基曾说:“他把整个心灵都放进这部交响曲”。它以真诚的情感、简朴的手法,极富表现力地对人的内心痛苦、绝望情绪,作出了深刻透彻的表现。这不仅仅是是作曲家灵魂的忏悔,还真实地反映了“沉滞时期”的黑暗时代,俄罗斯广泛的知识分子阶层中强烈的改革愿望和广泛的恐慌不安在巨大的忧伤和悲痛面前,人们会得到更加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结论,这就是这部作品伟大的现实主义的力量以及不朽的历史意义。 “悲怆”交响曲共有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体现了人与命运的激烈斗争与反抗,时而出现的优美和富有灵感的旋律,充满了对幸福的幻想、憧憬和渴望。缓慢的引子中,独奏大管阴沉的旋律,成为第一乐章主题的音型,它在乐队深处翻转、扭曲、匍匐;乐章第二主题进入,这一著名的旋律像是痛苦时的甜蜜回忆。随后,展开部轰然开始,曲折复杂,之后升至又一个强有力的高潮。最后乐章结束在铜管庄严肃穆的音乐声中。
  第二乐章:它不是传统的慢乐章,代之的是一首典雅而古怪的舞曲。开始音乐描写了人们憧憬那遥远的幸福世界;中间段落好象带有一种凄凉呻吟的音调,使我们回忆起第一乐章的基本悲剧形象。这个乐章优美的旋律、不规则的拍子,极富魅力的节奏等都是无与伦比的,旋律的律动始终非常鲜明地具有俄罗斯的乡土特写。
  第三乐章:在模糊而动荡不安的背景下,出现了坚定有力的进行曲,它以最强的力度奏出坚定的意志和豪迈的气概,疾风般不间断流动的轻快的三连音断奏音型缠绕其上,感觉像妖精之舞的谐谑性格。结尾处,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和统一的步调,呼啸着凯旋的前进,汇合成震耳欲聋的宏大狂流。
  第四乐章:柴可夫斯基独特地用一个缓慢、哀痛、安魂曲气氛的音乐构思而成,音乐充满了悲伤的哀叹,这悲痛与美好的憧憬交织在一起,达到号哭般的高潮后,遭受严酷的一击,在深切的哀哭中响起了轻轻的丧锣声,大号和长号奏出了一段暗淡的挽歌,在无比沉痛的哀悼中,一切热情、幻想和追求都在悲剧的死寂中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