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930周五19:30
地点: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厦门爱乐乐团驻团指挥)
独奏:古晓梅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让·西贝柳斯:音诗《芬兰颂》
Jean Sibelius: Symphonic Poem "Finlandia"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皇帝”
Ludwig van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5 "Emperor" in E-Flat Major
  第一乐章:快板
  I. Allegro   
  第二乐章:稍快一些的慢板
  II. Adagio un poco mosso 
  第三乐章:回旋曲,快板
  III .Rondo. Allegro       
    独奏:古晓梅
    Soloist:Xiaomei Gu

【中场休息】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y No.5 "Fate" in C Minor               
  第一乐章:朝气蓬勃的快板
  I. Allegro con brio
  第二乐章:流畅的行板
  II. Andante con moto 
  第三乐章:快板(谐谑曲
  III. Allegro
  第四乐章:快板(庄严而辉煌的终曲)
  IV. Allegro

【聆听指南】

西贝柳斯:音诗《芬兰颂》
  音诗《芬兰颂》是西贝柳斯于1899年为芬兰进步知识界为反抗沙俄统治举行的化装表演《历史场景》而写的配乐的终曲。作品一开始强烈沉重的铜管和定音鼓,表现了受压迫的人民及其蕴藏的反抗力量。接着,嘹亮的小号奏响了号召斗争的动机和坚定有力的行进节奏。然后出现了一支被称为“芬兰颂歌”的美丽旋律,抒发了芬兰人民对祖国崇高神圣的感情。最后,全曲在激昂的凯旋声中结束。这是西贝柳斯最著名的作品,激起了芬兰人民的强烈爱国热情,成为芬兰民族精神的象征。

贝多芬: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皇帝”
  降E大调第五号钢琴协奏曲“皇帝”是贝多芬所有钢琴协奏曲作品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一部,但是“皇帝”这一标题并不是贝多芬自己命名的,也不和某一位特定的“皇帝”有关,公认的说法是由于本曲在当时被誉为无可争议的“协奏曲之王”,故此得名,并沿用至今。在本曲中,作曲技巧炉火纯青的贝多芬,又设计出众多崭新的思路,整部作品蕴含着壮阔的波澜、变化无穷的旋律。1811年本曲在德国的莱比锡首次公演时,著名的《大众音乐报》曾这样评价:“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已经创作出来的协奏曲中最富创造力、最富想象力和最引人注目的作品,同时也是在技巧上最为艰深的一部。”全曲共分三个乐章,其中第二、三乐章连续演奏:
  第一乐章:主奏钢琴即以花奏方式弹奏出分解和弦,乐队随后呈示出交响性的第一主题和深情的第二主题,独奏钢琴进入后,对这两个主题做了崭新的呈示。由于乐章规模庞大,因而第二主题是由若干个具有复杂的调性关系和前所未有的新颖结构的主题复合而成的,此处可以看出贝多芬的作曲手法之精致。乐章经过高潮之后,在极强的兴奋状态中结束本乐章。
  第二乐章:是一个用自由变奏形式写成的间奏曲似的乐章。乐章开始似牧歌般悠扬、恬静,经过管弦乐部分的充分演绎后,主奏钢琴持续奏出祈祷性的、纯净恬美的主题。中间部是对上述主题的变奏,随后独奏钢琴在高音区的音型伴奏令听者陶醉。尾声,乐曲缓慢地为末乐章回旋曲主题的出现做好准备。
  第三乐章:钢琴以爆发般地、无比猛烈的威力奏出辉煌的主题,标志着全曲进入了第三乐章,旋即由管弦乐以浑厚的音响对这一主题予以反复。主奏钢琴继而导出曲折的新主题,交响曲和协奏曲交相辉映,手法精致绝伦,充分反映出贝多芬超人的写作技巧。乐章结尾时速度再度转快,作最后冲刺的主奏钢琴猛然跃起,最后由管弦乐部分强而有力地结束全曲。

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
  不朽的第五交响曲“命运”是贝多芬最为著名、最动人心弦、演奏次数也最多交响曲之一。这是苦难的贝多芬跟残酷的命运搏斗后,用热血与眼泪凝聚成的史诗。此曲把恶运的袭击,以及坚毅地战胜逆境,并高唱胜利凯歌的经过,以充满力感而悲壮的音符,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恩格斯在给他妹妹的信上对于这部作品给予极高的评价,信上说“要是你没有听过这部壮丽的作品的话,那你这一生可以说是什么音乐也没有听过。”全曲由四个乐章组成,
  第一乐章:展示了一副惊心动魄的斗争画面,强调表明紧张的悲剧性因素。在这里“命运的动机”贯穿着整个乐章,昭示着全曲的信念——光明必将战胜黑暗,美好必将战胜邪恶。第一乐章具有强烈的节奏冲击,它由四个音构成的庄严的音型,随后它不断地反复、重叠又孕育出较为抒情的第二个主题,进而有组织地构筑起这个乐章。对于这个令人惊叹的主题,贝多芬曾说过:“命运就是这样敲门的。”这个“命运”贯穿全曲,一切都由它所掌控者,时而咆哮、时而轻若耳语,最后它用极大的节奏动力来结束这个乐章。在所有的交响乐文献中,它是组织得最统一、最有力的一个乐章。
  第二乐章:这是一个恬静抒情的慢乐章,仿佛在享受着战斗后的甜蜜小憩。
它是由双主题写成的一系列的变奏曲构成。这两个对比的主题,其一由中提琴和大提琴唱出,具有女性之柔美、流动的旋律;其二则方方正正、光辉明朗地出现。因色彩的变化与结构的精致,全乐章中流露着一种宁静与悲怆的美感。
  第三乐章:是一首别出心裁的诙谐曲,又是两种对立力量展开紧张斗争的广阔场所,是英雄战胜命运的最后一次搏斗。神秘而富于魔力的主旋律,在低音声部出现,当它消失时,圆号奏出和命运主题相同节奏的副主题,在猛烈的节奏伴随下,威胁似地出现。此后,具有卡农风格的中段在那机警的旋律中,蕴藏着巨人般的狂笑。音乐又回到主旋律,并飘逸着轻微的哀愁感。最后的尾声,以定音鼓密集的敲击刻画出紧张的气氛,它逐渐加强直达沸腾点后,精神抖擞、昂首阔步地迈入宏伟而英勇的末乐章中去。
  第四乐章:规模宏大终乐章是凯旋的进行曲,它充满了欢腾、光明和胜利的情绪,使整部交响曲所塑造的英雄形象焕发出耀眼的光辉,象征英雄在同命运的激烈搏斗中终于战胜邪恶的黑暗势力而获得最后的胜利。第一主题似一曲胜利的凯歌在辉煌的C大调上嘹亮地传开,仿佛乌云已被驱散。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悲怆的情绪、命运的搏斗,唯有英雄的胜利压倒一切。贝多芬在此乐章中追加了短笛、三支长号和低音大管以增强力度效果。随后,乐曲进入由弦乐奏出的洋溢着光明的第二主题。乐章的展开部更为明亮耀眼;呈示部则以两个主题壮丽的音响、汹涌澎湃地进入长大的尾声。在这里重新回顾了此前的各个主题,并逐渐加快速度、增强力度向前发展,进而在辉煌、胜利的情绪中结束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