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826周五19:30
地点:厦门国际会议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马酷斯·蓝德勒
演奏:厦门爱乐乐团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二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蝙蝠》序曲
Johann Strauss: Overture to "Die Fledermaus"
              
弗朗茨·约瑟夫·海顿:G大调第92交响曲“牛津”
Franz Joseph Haydn: Symphony No.92 in G Major "Oxford"          
  第一乐章:柔板—活泼的快板         
  I. Adagio - Allegro spiritoso
  第二乐章:柔板                    
  II. Adagio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和三重奏小快板 
  III. Menuet & Trio Allegretto
  第四乐章:急板                    
  IV. Presto

【中场休息】

让·西贝柳斯:e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第39号
Jean Sibelius: Symphony No.1 in E Minor,op.39            
  第一乐章:不太快的行板,有力的、坚定的快板
  I. Andante, ma non troppo; Allegro energico
  第二乐章:不太快的行板转广板
  II. Andante, ma non troppo lento    
  第三乐章:谐谑曲, 快板
  III. Scherzo, Allegro             
  第四乐章:终曲,近乎幻想曲风格
  IV. Finale, Quasi una fantasia 
   

 

【聆听指南】

约翰·施特劳斯:轻歌剧《蝙蝠》序曲
  《蝙蝠》序曲是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众多轻松活泼的轻歌剧中的一部,由于情节和音乐都生动有趣,故在世界各大歌剧院成为每年岁末必演的轻歌剧。该序曲从乐趣横生的轻歌剧中汇集最动听最精彩的部分编辑而成。活泼富有生气的圆舞曲主题和波尔卡风格的舞曲相继呈现,出色地营造出欢乐的气氛。它还被用在迪斯尼动画片《猫和老鼠》的“指挥家”中,特别的诙谐、风趣,令人捧腹大笑。

弗朗茨·约瑟夫·海顿:G大调第92交响曲“牛津”
  海顿的交响曲创作,到八十年代已经是成熟时期。在这段时间内,他写下了近二十部交响曲,其中就包括这部《第九十二交响曲》。这部作品完成于1788年间,时隔三年后海顿第一次应邀到英国访问演出,获得了很大成功,英国的牛津大学授予他音乐博士学位,在授予仪式上他亲自指挥演奏《九十二交响曲》,此后这部交响曲就一直被称为《牛津》交响曲。
  《牛津》交响曲是一部具有丰富技巧和引人入胜的作品,共由四个乐章组成。
  第一乐章:从慢速度的、优美的序奏开始,不久就转入活跃的主部,由弦乐器提示出充满生趣而雅致的第一主题;然后引接到表情丰富而轻柔的第二主题。根据这两个主题,推进到展开部与再现部。在这个乐章中速度的转变、和声的转换、调性的对比,都使人感到清新和纯朴,是充分发挥海顿圆润技巧的乐章。
  第二乐章:用三段体的歌谣曲形式写成,小提琴奏出的优美如歌的第一主题,由长笛引接后,双簧管也加以歌唱。乐章的中段以强有力的和弦导入,它与之前的宁静形成强烈的对比,由此音乐变成严峻而忧郁。第三段是第一段素材的重复,尾声为回忆中间部木管演奏的旋律。
  第三乐章:这是一首典雅轻快的小步舞曲。基本主题由全乐队奏出,刚劲有力。乐章中段是小步舞曲惯有的三重奏,由大管和法国号奏出,弦乐拨弦为之伴奏。这首小步舞曲节奏明快生动,旋律富有欢快色彩,乐器间的对话颇为动听,是海顿的优秀小步舞曲之一。
  第四乐章:具有鲜明的民间色彩,乐章的基本主题的生动活跃的进行具有乡村舞曲的效果。这个主题频繁的在各种乐器上出现。乐章中出现的一些新的乐句,它们与基本主题在发展部中共同形成的效果特别引人注意。这部作品是海顿的交响曲创作的一个典型,其形式之均称、配器之清新都标志着海顿的交响曲创作的一次飞跃。

让·西贝柳斯:e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第39号
  西贝柳斯的第一交响曲完成于1899年,和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一交响曲在同一年诞生,两位大师的头号交响曲也同时受到柴可夫斯基强烈的影响,但是西贝流士在这首乐曲中还是加入了有别于传统浪漫派曲风的旋律,整部作品他大量沿用了瓦格纳风格的主导动机和繁复的和弦及对位旋律,这种巧妙的结合让这首传统结构的交响曲焕发着与众不同的绮丽色彩。这首交响曲是作曲家的自我表白——包括他的梦幻、忧郁、渴望及面对现实的倔强态度以及他表现自我的坚强意志。这部交响曲充满着时而明朗、狂喜,时而悲伤、宏伟的激情,其中的戏剧性冲突颇为复杂。乐曲的典型特征,可以概括为尖锐的情绪对比和浓郁的民族色彩——对祖国大自然画面的描绘,即作者称之为“心境的描绘”之中。全曲有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缓慢而忧郁的引子,就是这种 “心境描绘”的一个范例。独奏单簧管深沉的旋律在定音鼓低沉的隆隆声的伴奏下,生动地展现了北国大自然幽静的幻想,这段音乐因此被称为“北国的悲歌”。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由两个旋律组成,第一个从延续很长的音开始,随后勇武的四度跳跃和激昂不安的乐句相互交替;第二个由弦乐奏出歌唱性的旋律,它在越来越宽广的发展中,具有悲壮的特点。乐章的链接段是具有芬兰民间创作特征的诙谐性新主题,把民族色彩渲染的更加强烈。乐章的第二个主题是第二个“心境的描绘”,不但在悲歌的情调方面接近于第一主题,在调性和音响色彩方面也同引子相近。乐章的发展部描绘了内心的强烈冲突,像暴风雨的来临。突然,从乐队的复调中漂浮出独奏小提琴一支孤独的旋律,忧郁的诗意使人暂时忘记那激情的暴风雨。随后,激情重又沸腾起来,它那丰富的旋律、音乐织体的不停发展,达到戏剧性高潮的尖锐化。最后,乐章随着定音鼓的滚奏而突然消失,结束在两个平静的拨奏和弦上。
  第二乐章:竖琴在低音上悲痛地不断重复着,以此为背景,加弱音器的小提琴和大提琴唱出一条凄怆的旋律,严峻的感情和深沉的思索的融合,具有北欧民间风俗的一些特征,其中安详的进行、如歌如泣的音调、以及史诗般严峻的诉述所构成的细腻色调,都是芬兰广泛流传的古老悲剧性叙事诗所特有的。乐章随着发展变得更为强劲有力,甚至猛烈,然后突然中断,出现了一系列简短然而色彩鲜丽的插部:小提琴中的渴念旋律的片段转到独奏大提琴的声部中,它们在哀伤和叹息;接着是一个亲切的、浪漫主义的圆号四重奏;再是小提琴中的奔腾急流,最后是铜管乐器的厉声吼叫,构成暴风骤雨般的情绪,最后,回到开始时的凄凉的情绪和色彩中。
  第三乐章:是充满热情的谐谑曲,仿佛使人暂时脱离了前两个乐章中复杂的戏剧性冲突。乐章主题生动而具有活力的音型,很有威力,传达出北方农民所特有的幽默感。音乐又回复到开始的节奏,速度逐渐加快,力度增强,并在鼓声和全乐队雷鸣般的巨响中结束。
  第四乐章:虽然标有“幻想曲风格”的字样,但明显具有回旋曲的形式特征。弦乐器热情地齐声奏出的旋律,在圆号和长号的陪衬和强调下,为在这里明显重现的“北国的悲歌”所笼罩的阴郁暗影,添加了更为动人的悲剧色彩。乐章经过三次大的高潮,在热情漾溢的尾声中,音乐的巨流席卷了整个乐队,它以汹涌澎湃的狂风骤雨结束了这部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