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708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
独奏:戴巧婧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83号
J. Brahms: Piano Concerto No.2 in B-flat Major, Op.83             
    第一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 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热情的快板
  II. Allegro appassionato
    第三乐章:行板
  III. Andante
    第四乐章:优美的小快板
  IV. Allegretto grazioso


【中场休息】


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
L.v.Beethoven: Symphony No.7 in A Major, Op.92                 
  第一乐章:稍微持续的;活泼的
  I. Poco sostenuto; Vivace 
  第二乐章:小快板
  II. Allegretto 
  第三乐章:急板
  III. Presto
  第四乐章:活泼的快板
  IV. Allegro con brio




【聆听指南】


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83号
  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共有两部钢琴协奏曲,其中第一部的写作因为贯穿着舒曼的去世,显得较为阴郁。而充满阳光与温情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是他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这首由四个乐章组成的协奏曲是作曲家两次访问意大利的产物,有着交响曲般的深刻内容和严密结构。它不追求协奏曲那种外在的感情,也不以独奏家高超演技的炫示为目的,而是把钢琴作为管弦乐队整体的一件重要乐器,既服从于音乐的完美表达,又发展了钢琴自身的表现力,产生绚烂耀目的音乐效果。这首协奏曲是古今钢琴协奏曲中的“试金石”,技巧相当艰深,要有极大的魄力才能把握它,拥有它。
  第一乐章:乐章一开始便充满了阳光与温情。第一主题以纯朴、深情的圆号声开始,散发出大自然的气息。随后钢琴用翻滚的琶音音型欢腾喧闹地穿插进来,并以华彩乐段的形式激动而精致地做了一翻表演,形成了英雄性的情绪。但是从这里开始,钢琴不再作为一件独奏乐器发挥作用,而是始终以其清净光滑的音响为乐队进行装饰。小提琴奏出的第二主题具有抒情的气质,柔美如歌。当管弦乐队有力地奏起第一主题,音乐进入展开部,两个主题不同性格的因素交织在一起,音乐充满戏剧性的矛盾。乐章的再现部随着两个主题的先后进入,音乐再次发展得充满激情。最后,独奏钢琴以各种艰难的技巧再次刻画了雄浑坚实的音乐性格,第一乐章在强力升腾气氛中结束。
  第二乐章:从音乐特点和所产生的效果看,相当于一首结构自由的诙谐曲。它充满着火一般的激情、饱满有力的节奏以及紧张的冲突,也有疑虑和渴望、沉思和冥想。第一部分包含两个性格对比的主题,第一主题庄严沉着,它以厚实的和弦及内在的张力推动音乐不断向前发展;第二主题优美、清新。中段是两个主题的变化发展,色彩明朗,当第二主题由全乐队全奏强有力的奏出,它发展得威武雄壮。一个新的音乐形象突然插入,它像一首明朗欢乐的民间舞曲,但瞬息即逝。第三部分是乐章的再现,尾声取用第一乐章的材料,强有力地结束此乐章。
  第三乐章:好像体现了作者在大自然中所怀有的崇高的祷念之情,洋溢着浓郁的浪漫气息。这个乐章的另一特质,是重视大提琴的独奏,而钢琴则以可爱的音型加入合奏。它以不断变化的和弦改变着音乐的感情和色彩。中间部分焦虑不安,有管弦乐队奏出的震音,也有独奏乐器奏出的强烈的颤音和急骤下降的琶音,然后乐队一片沉静,在独奏钢琴的伴奏下,两支单簧管进行了一段短暂却妙不可言的对话。结尾处,大提琴深情的旋律又再现了,钢琴以流动的琶音留下淡淡的余韵。
  第四乐章:这是一首轻快优美、别出心裁的回旋曲,音乐基调活泼欢快,充满生气,完全不同于第一乐章的庄严深刻,而是透露出青春的气息。乐曲以无比热烈的气氛涌现,节奏强烈、音响辉煌,好像置身于载歌载舞的人群,达到欢乐的高潮。


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是一首非常壮丽而杰出的交响曲,它的基本主题,也可以叫做“英雄与人民”,这是因为贝多芬深切地理解到,欢乐是斗争所期待的胜利果实。因此,第七交响曲不用戏剧性的冲突和斗争表达英雄的形象,而是着重描写胜利人民的凯旋和欢乐,贯穿着一种舞蹈的特性,整个乐曲使人感到精力充沛和充满活力,这部作品又称为“舞蹈性的交响曲”,如瓦格纳所说是“舞蹈的颂赞”。作品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开始是一段长大的引子,经过充分的展开后雄伟朴素的主题从上至下阔步而来,形成宏伟的效果。这个素材和另一个更优美、娇柔的第二主题结合起来宏伟的展开。乐章的快速部分由轻松跳跃的音型写成,柏辽兹称之为“农民的轮舞”,它很快就上升到似乎要失去控制的高潮。在这里贝多芬一反十八世纪管弦音乐的一些规则,把主要的地位交给了管乐器组,由于配器上的这一特点,使这乐章充满了阳光般的光辉。
  第二乐章:以木管吹奏柔和的旋律为开端,随后,低音弦乐器上安静的节奏搏动一直伴随着这个主题和后面的一组变奏。不久伤感的小调转到明朗的大调,单簧管和大管奏出更为流动的旋律。高潮平息后,主题片段时而出现在不同乐器上,最后,乐章在小提琴的叹息声中结束,并弥漫着淡淡的忧愁。此乐章所体现的不是乐观、有朝气的舞蹈形象,而是送葬的行列,表达了作者对死和厄运的思考,成为第七交响曲中最迷人的乐章。 
  第三乐章:是一首诙谐曲,预示了浪漫主义作曲家在诙谐曲方面许多神奇美妙的特点:轻快而十分戏谑的旋律进行、辉煌的配器、鲜艳的和声和调性效果。这是一首奔放、轻快的舞曲,闪耀着自由、欢乐与幸福的情调,是洋溢着弹力与朝气的乐章。中段为不太快的急板,情调爽朗、舒畅。在这个乐章中,主题共出现三次,并夹着两次中段旋律。在不断的舞蹈与快速的跃动中,进入尾声。
  第四乐章:是一首色彩浓烈而节奏粗犷的终曲。以无尽的狂喜、忘我的狂欢,加上激烈的节奏和光辉的色彩,在雄伟的乐思中构成群众性极为壮丽欢快的终曲,令人神迷心醉。乐章的主题,由于它在弱拍处嵌入了强烈的重音而收到了特殊的效果,不久它发展成壮丽无比的、令人激动的篇章,使任何舞蹈花式都相形见绌。这种不停息的旋动席卷全篇,一个高潮接着一个。最后结束在难以描述的宏伟的尾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