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六一儿童节”音画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601周三19:30
地点: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价格:50、100、150元(本场音乐会不设年龄限制)
【音乐会曲目】


圣桑:《动物狂欢节》终曲
蓬基耶利:《时间之舞》
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选段
斯特拉文斯基:芭蕾舞组曲《火鸟》选段
埃尔加:《威仪堂堂进行曲》第一号
雷斯皮基:交响诗《罗马松树》选段




【聆听指南】


圣桑:《动物狂欢节》终曲
    圣桑曾于1886年,先后到布拉格与维也纳进行旅行演奏,途中在奥地利休息了几天。就在这些日子里,他应巴黎好友的请求,写作了一部别出心裁、谐趣横生的管弦乐组曲《动物狂欢节》。在《动物狂欢节》中,圣桑以生动的手法,描写动物们在热闹的节日行列中,各种滑稽有趣的情形。
    整部组曲由下面十四曲组成:(其中只有《天鹅》一曲是在圣桑生前发表的)
最后的终曲是最后所有动物一起活跃热闹的大团圆场面。最后汇集成欢乐的气氛,在灿烂欢愉的高潮中结束。 
  
蓬基耶利:《时间之舞》
    彭其耶里是意大利著名作曲家,普契尼的教授。著名的《时间之舞》出自他的歌剧《歌女乔空达》中的一段芭蕾音乐。它描述了在大厅里举行假面舞会时的情景。可以看作四个时段:万物苏醒的清新“黎明”、活泼欢快、充满生命气息的“午后”、温馨安宁、委婉柔和的“黄昏”和热烈欢腾舞会场面的“夜晚”。

柴可夫斯基: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选段
    《胡桃夹子》是柴可夫斯基编写的一个芭蕾舞剧。原作为E.T.A霍夫曼的一部叫做《胡桃夹子与老鼠王》的故事。它讲述的是圣诞节的美好夜晚,女孩克拉蕾得到一只胡桃夹子礼物以及之后梦境中的场景。描绘了儿童的独特天地,舞剧的音乐充满了单纯而神秘的神话色彩,具有强烈的儿童音乐特色。
    糖果仙人舞曲:柴可夫斯基第一次用钢片琴上来表现糖果的旋律,既甜蜜有清脆透明。
    俄罗斯舞:这是俄罗斯民间流行的一种生动鲜明、情绪热烈的舞曲,表达出纯朴的活力和天真的欢乐。

斯特拉文斯基:芭蕾舞组曲《火鸟》选段
    芭蕾舞剧《火鸟》是斯特拉文斯基根据俄罗斯古代著名的童话而写成的,剧情是美丽的公主被恶魔卡茨捉住,囚禁在魔法的花园里,王子伊凡依靠火鸟的帮助最终打败了魔王,救出了公主。这是他的第一部成名之作,展现了他独特的创作个性,具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风格,并已开始运用不协和音、异常的乐器色彩、狂烈复杂的节奏等现代音乐的因素。他根据芭蕾舞剧《火鸟》的总谱改编了三部组曲,其中以本次上演的1919年版最为著名。
    Ⅳ. 公主之舞:音乐温柔而抒情,采用俄罗斯民间歌曲的旋律。音乐的织体清晰透明,仿佛使人进入了美妙的仙境。
    Ⅴ. 魔王卡茨之舞:音乐描绘了黑暗王国中群魔乱舞的景象。这狂暴的舞蹈直到出现了一声巨响的和弦戛然而止。火鸟已降服了恶魔。
    Ⅵ. 摇篮曲:火鸟催眠妖魔的音乐。竖琴重复奏着规律的音型,轻轻晃动的节奏配合着大管的低沉旋律,有着魔法般迷人的效果。
    Ⅶ. 终曲:独奏圆号在弦乐震音的背景下奏出徐缓的旋律,随后在不同的乐器上传递,不断增加着新的色彩,最后达到激动人心的高潮。

埃尔加:《威仪堂堂进行曲》第一号
    英国作曲家埃尔加创作的五首“威仪堂堂进行曲”中以这首最为著名。乐曲开头有雄壮的序奏,接着华丽而威风凛凛的主题强有力地出现在弦乐器声部,与其形成巧妙对比的是中段那具有民谣之美的旋律,它不仅仅被爱德华七世用作《加冕颂歌》,甚至在许多毕业典礼上,学生们也是在这支旋律的音乐声中领取文凭的,其影响深远,可见一斑。

雷斯皮基:交响诗《罗马松树》选段
    雷斯皮基是二十世纪意大利最具代表性的作曲家之一,他的音乐以印象乐派作为根基,以祖国古老的历史或景物作为题材,显示出非常强烈的怀古倾向。其主要代表作有《罗马的喷泉》、《罗马之松》等。
    交响诗《罗马之松》中,作者以大自然为出发点,从四个不同的地方远眺罗马旧景中最有特色的古松,来追忆往昔罗马帝国的光辉历史。为了表达古代乃至中世纪的幻想,作者还使用了古代圣歌的旋律。作品由四个相连的乐章组成:
    1.古老别墅里的松树,活泼的快板。座落在古老公园中的波尔格斯别墅,是十七世纪罗马贵族的别墅,景色异常秀丽。孩子们在波尔格斯别墅的松树边兴奋地玩耍:跳舞、模仿士兵、战争游戏……孩子们叽叽喳喳好一阵,最后一窝蜂跑了。突然,换了另一幅场景…… 
    3. 雅伦古尼山上的松树,慢板。空气中有一种微微的颤动,明月下雅尼古伦山的侧影隐约可见,夜莺歌唱着……这是一首动人的夜曲,钢琴、单簧管和双簧管的美妙旋律使山间的夜晚充满温馨而迷人的气息。
    4.古道旁的松树,进行曲速度。黎明时分罗马大道薄雾弥漫,孤独的松树守卫着带有悲剧色彩的战地;无数脚步声组成微弱而不间断的节奏,古代灿烂文明的光辉景象出现在诗人的幻觉之中。小号声响起,古罗马军队迎着初升的朝阳向神圣的大道涌去,胜利地登上卡皮托利奈山的顶峰。整个乐章是一首进行曲,以号角式的音调为基础,不断地发展,形成一个持续的、巨大的“渐强”,最终达到气势极其磅礴的巅峰。全曲最后在辉煌的凯旋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