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520周五19:30
地点: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Tito Muñoz
独奏:Jin Joo Cho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伦纳德·伯恩斯坦:《坎迪德》序曲
Leonard Bernstein: Overture to "Candide"

塞缪尔·巴伯:小提琴协奏曲,作品14号                         
Samuel Barber: Violin Concerto, Op.14                              
  第一乐章:快板
  I. Allegro
  第二乐章:行板
  II. Andante
  第三乐章:似无穷尽的急板
  III. Presto in moto
    小提琴独奏 / Soloist: Jinjoo Cho:Jinjoo Cho


【中场休息】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作品55号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Eroica", Op.55    
  第一乐章:朝气蓬勃的快板
  I. Allegro con brio            
  第二乐章:很慢的葬礼进行曲
  II. Marcia Funebre, Adagio assai       
  第三乐章:谐谑曲,活跃的快板
  III. Scherzo, Allegro vivace     
  第四乐章:终曲,极快的快板
  IV. Finale, Allegro molto

       
【聆听指南】

伦纳德·伯恩斯坦:《坎迪德》序曲
  伯恩斯坦是美国著名的指挥家、作曲家和钢琴家,他的指挥风格朴实且极富现代气息,将丰富的感情和艺术想象力通过作品表达出来。伯恩斯坦还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他的三大音乐剧《在镇上》、《坎迪德》、《西区故事》更是堪称经典之作,在百老汇久演不衰。1969年,伯恩斯坦被美国政府授予“桂冠指挥”称号。
  《坎迪德》(又名《老实人》或《天真汉》)伯恩斯坦的两幕音乐剧,脚本由莉莉安·海尔曼(Lillian Hellman)改编自伏尔泰的同名讽刺小说。它的序曲以剧中第一幕歌曲的动机为起点,迅速展开,激烈的快板结合美国音乐的语汇很富有感染力,随后音乐节奏与节拍的变化之快更是热情洋溢。中段的抒情段落来自剧中的另一首歌曲,十分优美。之后的结尾部分又回到了开头旋律,全曲在一片热烈的情绪中结束。这部序曲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向观众展现出一个绚丽多彩的缤纷世界,是伯恩斯坦最欢快、最明朗、最热烈的作品之一。

塞缪尔·巴伯:小提琴协奏曲,作品14号
  美国著名作曲家巴伯,幼时便显露音乐天才,有神童的美誉。他多才多艺,曾是西敏士普瑞思比特里亚教堂的管风琴手,又是一位出色的男中音歌唱家。当然,他一生最大的成就还是在作曲方面,他的创作几乎涉及所有的音乐体裁,在歌剧、舞剧、交响曲、协奏曲、室内乐以及声乐曲等领域均有建树,硕果累累。
  巴伯的创作风格,被评价为具有“新浪漫主义”的特点。他的音乐以宽广的抒情旋律、得体的结构以及丰富的配器色彩与技巧见长。其作曲风格偏于传统却不保守,特别是在40年代,他写出了一系列具有现代风格的作品,成为他很有特色的一个创作阶段。他完成于1940年的《小提琴协奏曲》,便是这一阶段的代表性作品。这部协奏曲有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这一乐章分量很重,具有很强的戏剧性与恢宏的气势,音乐跌宕起伏、多姿多彩,几度高潮的急促迸发,激荡人心。
  第二乐章:优雅抒情,独奏小提琴与双簧管的对话生动有致、相映成趣。
  第三乐章:具有无穷动般的快速律动、粗野的旋律线条及尖锐的不协和和弦的撞击极富刺激性。整部协奏曲的音乐语言极富新意,是巴伯作品中少有的几部“现代”风格作品之一。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作品55号
  《英雄》是贝多芬第三交响曲,此曲完成于1804年春,本欲献给法国第一位执政者拿破仑,但当得知拿破仑将于五月十八日即位皇帝时,贝多芬立刻将总谱写有题词的封面撕下,并愤怒地高喊:"他也是一个独裁者!"后来出版时他将标题改为"为纪念一位伟大的英雄而作"。这部作品于1805年在维也纳初演一举成功,从此贝多芬蜚声于欧洲乐坛。这是贝多芬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所体现的是许多有名和无名的英雄的优秀品质——勇敢乐观的斗争精神,坚强的意志和真挚的感情。乐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在两个强有力的和弦之后,大提琴沉着地奏出了表现英雄形象的,大三和弦性质的主题,坚定而朴素,好像‘英雄’在平凡中诞生;随后在乐队的各个声部中得到发展和壮大。副部由两支旋律构成,曲调柔美抒情。在展开部,贝多芬打破了传统,其作曲手法极其丰富和灵巧,像罗曼·罗兰所说:“这是一幅庞大的壁画,在这里,战场扩展到宇宙的边界。而在这神话般的战斗中,被砍碎的巨人像洪水前的大蜥蜴那样重又长出肩膀;意志的主题重又投入烈火中冶炼,在铁砧上锤打,它裂成碎片,伸张着,扩展着……”。 英雄的形象在斗争中发展成长,走向胜利。
  第二乐章:贝多芬称它为“葬礼进行曲”,这是送葬曲第一次成为独立的乐章,缓慢的节奏,沉重的心情,庄严肃穆的葬礼行列,低音提琴以浑暗低沉的音色渲染了浓烈的悲剧性色彩。罗曼罗兰说:“这是全人类抬着英雄的棺椁。”中段明朗的英雄性格取代了伤感的情绪,同悲剧性的主题构成鲜明的对比,这是对英雄功绩的赞颂。英雄虽然牺牲,但他获得了永恒的荣誉。只是尾声中又重新发出悲悼的喃喃之声,宛如泣不成声地同英雄作最后的告别。
  第三乐章:贝多芬写了一个诙谐曲的乐章,为胜利狂欢场面的终曲做好了铺垫。起初虽然轻微,却充满活力和朝气,逐渐发展为一种愉快激昂和富于色彩的声响,旋律清晰、活泼,像一股激流在崎岖的道路上飞奔、前进。中段是三支圆号的合奏,带有英勇雄壮的气质,象征着在英雄精神的号召下,人民再次奋起。
  第四乐章:终曲在狂风骤雨般的热烈引子中开始,接着是选自贝多芬的舞剧《普罗米修斯》的大三和弦主题作为古老的固定低音写成的十段自由变奏,这在十六至十七世纪的音乐中是专门用以表现民间节日和各种仪式等场面的。这支旋律简略明朗,概括了各个乐章的英雄形象,它的每一次变奏都创造出一个新的形象。可以看到,节日的狂欢把所有的人们都吸引到这洪流中来,越来越热闹、隆重,这是英雄的最后胜利和革命时代广大人民群众的狂欢,体现了深刻的人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