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6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60429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蔡宏博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23号  
P. I. TchaikovskyPiano Concerto No.1 in B-flat Minor, Op.23        
  第一乐章:不太快的庄严、雄伟的-生气勃勃的快板
  I. Allegro non troppo e molto maestoso-Allegro con spirito
  第二乐章:朴素的小行板-最急板-初速
  II. Andantino semplice-Prestissimo-Tempo I
  第三乐章:火热的快板
  III. Allegro con fuoco

【中场休息】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b小调第六 “悲怆” 交响曲,作品47号
P. I. TchaikovskySymphony No.6 “Pathetic” in B Minor, Op.47      
    第一乐章:慢板;不太快的快板
  I. Adagio;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优美的快板
  II. Allegro con grazia
    第三乐章:非常活泼的快板
  III. Allegro molto vivace
  第四乐章:悲伤的柔板,行板
  IV. Adagio lamentoso;Andante


【聆听指南】


  柴科夫斯基是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俄罗斯作曲家,也是最受欢迎的“古典”作曲家之一。他一生创作了许多感人至深的作品,这些作品呈现出集大成的综合性:有古典乐派的宏伟和严谨、浪漫乐派的诗意与激情及民族乐派的气质和特色。他的交响曲结构严谨、布局合理、旋律优美、节奏鲜明。柴科夫斯基早期的作品,大多流露出真挚洋溢的热情和朝气蓬勃的气势。而后期的部分作品,则以其强烈的戏剧性冲突,深刻的哲理性思考和心理描写——甚至浓重的伤感和悲剧气氛给人以深刻印象,体现了他对时代、人生和社会现实的深切感受。除开交响乐及器乐作品在音乐史上的突出贡献外,柴可夫斯基在歌剧、芭蕾舞剧领域也留下了许多不朽之作,如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和《黑桃皇后》、芭蕾舞剧《天鹅湖》和《胡桃夹子》等。他的作品是深刻性和通俗性良好融合的典范。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23号
  柴科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完成于1875年初,后经过数次修改,才成为我们今天听到的版本。作品题献给德国著名指挥家汉斯·冯·彪罗,同年10月被带到美国波士顿首演,当即大获成功,成为作者的代表作品。
  《第一钢琴协奏曲》是柴可夫斯基最通俗、最受人喜爱的作品之一,由于许多乌克兰民歌旋律的引用,它充满了俄罗斯民族色彩。作品中洋溢着作者对生活、对光明与欢乐的热望,同时也鲜明地表现出巨大的力量、宏伟的规模同真诚率直的抒情性的结合。就其构思之宏伟和作品的规模而论,它完全可以称为用钢琴和乐队演奏的一部交响曲。它是十九世纪俄罗斯钢琴音乐的一个顶锋,也是欧洲浪漫主义音乐艺术中最有天才的杰作之一。
  第一乐章:这个乐章的音乐光辉灿烂、富丽堂皇、色彩变化多端,丰富的想象力获得了充分的发挥。四把圆号奏出短小的引子后,钢琴呈示宽厚的基本主题。随后又出现饱满活泼的快板新主题,节奏灵巧、富于生气。抒情的第二主题由两个衔接在一起的抒情旋律构成——前者深情委婉,后者轻柔宁静。展开部的音乐有起有伏,层层推进,形成三次巨大的浪潮。最后,本乐章极其热烈而强有力地结束。
  第二乐章:这是一首抒情的间奏曲,音乐怡神悦耳,具有温雅质朴的田园风味。加弱音器的弦乐奏出引子,牧歌般的舒缓主题由长笛独奏开始,之后钢琴加进来进行反复。中部变成最急板,中断了平和的牧歌风。尾声里,钢琴独奏再现开始的主题,音乐更加动人,乐章结束在诗一般的气氛之中。
  第三乐章:这是一首欢乐的颂歌,充满无穷的生命力。钢琴独奏奏出强烈粗犷的斯拉夫舞曲主题的回旋曲,这源自一首乌克兰民歌《来,来,伊凡卡》。随后小提琴奏出歌谣风格的第二主题,音乐既优美抒情,又不失蓬勃的生气。这两个主题交替出现,自由展开,壮丽豪迈,具有史诗般的宏伟气概。全曲最后在热烈欢腾的气氛中结束。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第六 “悲怆” 交响乐b小调,作品47号  
  柴可夫斯基的第六“悲怆”交响曲诞生于1893年,同年10月16日在彼得堡由作者亲自指挥首演,可是十天后的深夜柴可夫斯基就逝世了。这是他全部创作活动的总结。柴可夫斯基曾说:“他把整个心灵都放进这部交响曲”。它以真诚的情感、简朴的手法,极富表现力地对人的内心痛苦、绝望情绪作出了深刻透彻的表现。这不仅仅是作曲家灵魂的忏悔,还真实地反映了“沉滞时期”的黑暗时代,俄罗斯广泛的知识分子阶层中强烈的改革愿望和广泛的恐慌不安在巨大的忧伤和悲痛面前,人们会得到更加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结论,这就是这部作品伟大的现实主义的力量以及不朽的历史意义。“悲怆”交响曲共有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体现了人与命运的激烈斗争与反抗,时而出现的优美和富有灵感的旋律充满了对幸福的幻想、憧憬和渴望。缓慢的引子中,独奏大管阴沉的旋律,成为第一乐章主题的音型,它在乐队深处翻转、扭曲、匍匐;乐章第二主题进入,这一著名的旋律像是痛苦时的甜蜜回忆。随后,展开部轰然开始,曲折复杂,之后升至又一个强有力的高潮。最后乐章结束在铜管庄严肃穆的音乐声中。
  第二乐章:它不是传统的慢乐章,代之的是一首典雅而古怪的舞曲。开始音乐描写了人们憧憬那遥远的幸福世界;中间段落好像带有一种凄凉呻吟的音调,使我们回忆起第一乐章的基本悲剧形象。这个乐章优美的旋律、不规则的拍子、极富魅力的节奏等都是无与伦比的,旋律的律动始终非常鲜明地具有俄罗斯的乡土特色。
  第三乐章:在模糊而动荡不安的背景下,出现了坚定有力的进行曲,它以最强的力度奏出坚定的意志和豪迈的气概,疾风般不间断流动的轻快的三连音断奏音型缠绕其上,感觉像妖精之舞的谐谑性格。结尾处,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和统一的步调,呼啸着凯旋的前进,汇合成震耳欲聋的宏大狂流。
  第四乐章:柴可夫斯基独特地用一个缓慢、哀痛、安魂曲气氛的音乐构思而成,音乐充满了悲伤的哀叹。这悲痛与美好的憧憬交织在一起,达到号哭般的高潮后,遭受严酷的一击。在深切的哀哭中响起了轻轻的丧锣声,大号和长号奏出了一段暗淡的挽歌,在无比沉痛的哀悼中,一切热情、幻想和追求都在悲剧的死寂中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