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5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海峡音乐家携手音乐会
日期
20151127周五19:30
地点:国际会议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傅人长(厦门爱乐乐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独奏: 钟听王冠文(钢琴)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前言】

  厦门爱乐乐团自1998年创办至今,全面致力于传播和普及高雅艺术,在每年二十场进校园演出的基础上增加面向社会的普及音乐会,如家庭音乐会、爱乐牵手小爱乐、为社会各阶层举办的公益性音乐会等,将音乐季音乐会与普及音乐会相互结合,为提升厦门艺术教育,为共建美丽厦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福建省艺术教育协会是我省第一个艺术教育社团组织,协会成立一年多来,凝聚了一批热爱艺术、热忱播撒艺术教育种子的人才。出于共同的艺术追求,厦门爱乐乐团和省艺术教育协会联手举办这场音乐会,旨在进一步促进两岸文化艺术交流,打造高端艺术教育平台,推动高雅艺术更好地走向社会,走进校园,全方位提升高雅艺术传播和教育的质量,拓展艺术教育的发展空间,为我省艺术教育提供新的正能量。

  协会同时决定设立福建省艺术教育基金,该基金旨在定向支持协会创办国际艺术赛事,搭建国际、国内艺术教育交流平台。同时,积极扶持农村及贫困地区艺术教育师资培训,推动艺术教育均衡发展,全面提升我省艺术教育工作者的水平。希望全省广大艺术教育工作者积极回应,踊跃参与,为我省高雅艺术和艺术教育发展实现高标准和常态化贡献一分应有的力量。

 

【音乐会曲目】

伦纳德·伯恩斯坦:《坎迪达》序曲
Leonard Bernstein: Overture to "Candide"              

弗朗西·普朗克:d小调双钢琴协奏曲
Francis Poulenc: Concerto for Two Pianos in D Minor
  第一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 Allegro ma non troppo
  第二乐章:小广板
  II. Larghetto      
  第三乐章:终曲,很快的快板
  III. Finale, Allegro molto
    独奏:钟听、王冠文
    Soloists: Christopher Zhong & Kuan-wen Wang

【中场休息】

一、合唱
  厦门一中彩虹合唱团………《绿叶对根的情谊》
    合唱指导:王佑杰

二、双钢琴演奏
  米约:《巴西人》
    独奏:于馨晴、赵艺朵

三、合唱
  厦门松柏小学深海蓝合唱团……《节日进行曲》
    合唱指导:徐欣

四、女高音独唱:
  1)亲爱的爸爸,选自歌剧《贾尼斯基基》………普契尼 曲
  2)白牡丹(闽南语)………陈达儒词、陈秋霖曲、肖泰然编曲
  3)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新疆民歌
    演唱:王秋棃(台湾)  钢琴伴奏:陈以新
五、合唱
  厦门鹭岛之声教师合唱团…………《命运女神》
    合唱指导:林培荣

 

【聆听指南】

伦纳德·伯恩斯坦:《坎迪达》序曲
  《坎迪德》(又名《老实人》或《天真汉》)是美国著名的指挥家、作曲家、钢琴家伯恩斯坦的两幕音乐剧,脚本由莉莉安·海尔曼(Lillian Hellman)改编自伏尔泰的讽刺小说《坎迪德》(1758)。故事里思想单纯的主人公坎迪德因为爱上男爵的女儿而被逐出家门开始流浪,途中遭遇到许多天灾人祸,逐渐动摇了他从小在故乡被灌输的“凡事都是为了最好的目的而存在”的人生态度。本剧深刻嘲弄了麦卡锡主义退烧后不久美国社会中许多受尽当局欺骗却依然顽固不化的教条主义者。
  《坎迪德》的序曲以剧中第一幕歌曲的动机为起点,迅速展开,激烈的快板结合美国音乐的语汇很富有感染力,随后音乐节奏与节拍的变化之快更是热情洋溢。中段的抒情段落来自剧中的另一首歌曲,十分优美。之后的结尾部分又回到了开头旋律,全曲在一片热烈的情绪中结束。这部序曲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向观众展现出一个绚丽多彩的缤纷世界,是伯恩斯坦最欢快、最明朗、最热烈的作品之一。

弗朗西·普朗克:d小调双钢琴协奏曲
  普朗克最优秀的管弦乐作品完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其中包括他应著名的艺术赞助人埃德蒙德·波利尼亚克王妃委约而作的两首协奏曲:一首是创作于1932年的D小调双钢琴协奏曲,另一首是六年后即1938年为管风琴、弦乐和定音鼓而作的协奏曲。二者既体现了普朗克所代表的法兰西音乐风格——精致明澈、优雅动听、富于诗情画意,同时也洋溢着作曲家鲜明的个性及时代特色——现代式的敏锐、慧黠,具有幽默色彩的故作感伤以及智力过剩的恶作剧。
  在这首协奏曲中作曲家自由地、富有想象力地运用了各种表达方式,其中既有传统的,也有当时的,既有古典的,也有流行的。双钢琴协奏曲这一形式本身令人想到巴赫和莫扎特的同类作品,普朗克从前辈大师那里继承了这一别致的音乐体裁中生动的对话性,在慢乐章里干脆惟妙惟肖地操起古典音乐语汇。而第一乐章结尾中又有对印度尼西亚巴厘人的木琴声响的模仿,当时这种遥远的东方音乐正以其独特的神秘华丽效果风靡巴黎。这一切使得协奏曲成为一个奇妙的艺术混合体。作品以典型的古典协奏曲三乐章形式写成。
  第一乐章快板,但不太快的开头让我们觉得这是一个热烈有力的乐章,其实这不过是一时的情绪激动,因为这番雄纠纠的气概不久便涣散下来,两位独奏的话语变得有几分漂移不定,甩出一串半音化的沉重和弦,同时模仿着巴洛克风格的低音进行。在打击乐的背景之上,木管乐器奏出轻快灵巧的旋律。一段舒缓的、略显悲哀的插段带来了沉思的气氛,之后又恢复了乐章开头兴高采烈的情绪。
  第二乐章:小广板充满了莫扎特式的美——流畅,典雅,宁静。这种十足的古典风范仿佛一个现代人戴上了十八世纪的假发,但在这假发下面闪动着的仍是现代人的狡黠眼光,因为我们从这种古风十足的优雅中不难感觉到,作曲家有意加入了某种精心计量的粗糙因素以及不加克制的表现成分,这是时代精神使然。同时令我们吃惊的是,普朗克在这个乐章中竟敢不动声色地大肆“剽窃”莫扎特钢琴协奏曲中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旋律,包括因被电影借用而得名“艾尔维拉·玛迪甘”(Elvira Madigan)的第21钢琴协奏曲。这些片断被巧妙地嵌入馥郁迷人的和声,虽系“拼装”,却充满动人的个性与魅力。
  第三乐章:终曲-很快的快板,以新的面貌重新回到第一乐章那种欢乐嬉戏的氛围中。作为典型的普朗克“心路历程”,乐章中间自然又少不得一番心绪不佳的感伤,仿佛置身于欢乐而脑海间黯然闪过“好时光终有尽头”、“人生无常”一类的念头——难道不是这样吗?但欢乐是至高无上的,它将这一时的惆怅卷进了它的急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