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5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51023周五19:30
地点:厦门大学科艺中心音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张振山
独奏:程柏渊(钢琴)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Program】

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序曲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Overture to Opera “The Marriage of Figaro”

弗里德里克·弗朗索瓦·肖邦: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11号   
Fryderyk Franciszek Chopin: Piano Concerto No.1 in E Minor, Op.11   
  第一乐章:庄严的快板
  I. Allegro maestoso
  第二乐章:浪漫曲:小广板
  II. Romance: Larghetto
  第三乐章:回旋曲:活泼的快板
  III. Rondo: Vivace
    独奏:程柏渊
    Soloist: Boyuan Cheng

【中场休息】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73号)      
Johannes 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
  第一乐章:不太快的快板
  I. 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不太慢的柔板
  II. Adagio non troppo
  第三乐章:优雅的小快板(近乎小行板)
  III. Allegretto grazioso (Quasi Andantino)
    第四乐章:有精神的快板
  IV. Allegro con spirito


【聆听指南】

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序曲
  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完成于1786年4月间,是莫扎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描写了平民费加罗和伯爵斗智斗勇,并最终和未婚妻苏珊娜获得幸福婚姻的故事。该剧以当时社会的现实冲突作为描写对象,“第三等级”的人物以机智勇敢和胜利姿态,出现在舞台中央,面对着封建贵族,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讽刺。作者让观众透过喜剧性的爱情故事,大胆的提出了反对封建制度的社会要求。本剧的音乐刻划细致入微,对西欧歌剧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序曲更被认为是西欧喜剧性抒情歌剧序曲创作的范例。
  《费加罗的婚礼》的序曲没采用歌剧中的音乐主题,但总的气氛和音乐风格与歌剧完全一致,那诙谐幽默的性格和轻松明快的色彩,预示着喜歌剧的基调和错综复杂的戏剧性变化。整个序曲首尾一贯,气韵非凡,成为歌剧构思的完美的概括。

弗里德里克·弗朗索瓦·肖邦: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11号
  1830年,年仅20岁的肖邦创作了第一钢琴协奏曲。这部作品的基调乐观开朗,有着青年人的热情冲动和细腻的抒情。肖邦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我是以浪漫、平静、略含忧郁的心情创作了此首作品,它意在唤起温柔的回忆,正如一个人在美妙的春日月夜对着宜人的景色,在心中萌生的千百种美丽印象那样。”这首协奏曲的管弦乐队部分相对薄弱,却使音乐更显得纤细柔美,富于诗意。全曲共由三个乐章组成。
  第一乐章:庄重有力的引子,揭开了音乐的序幕,它是乐章中唯一音响浑厚,较有气势的因素,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乐章的两个主题都富于歌唱性,第一主题是粗线条的,饱满有力,但带有悲诉的因素;第二主题较为明朗舒展,它稍作延伸,为钢琴的进入做好准备。钢琴奏出第一主题清丽脱俗的美妙长句,犹如充满感情的倾诉。音乐渐渐激动起来,气息短促的乐句聚集成音流的倾泻,释放出充沛的热情。第二主题是肖邦爱好的夜曲的典型织体,音乐亲切动人,是对爱情和幸福生活的憧憬。随后,乐队浑厚有力的演奏带入展开部。钢琴以快速的音阶不停地奔驰,把力度推向顶端,音乐充满毅力和生机,最后,乐章简洁有力地结束。
  第二乐章:犹如一首富于浪漫气息、优雅而伤感的夜曲。弦乐以极其柔和的音色缓缓奏出纤细微弱的引子,像洒满大地的银色月光,抚慰着人的心灵。独奏钢琴奏出优美如歌的主题,它通过种种不同的变奏技巧反复出现于这首夜曲中。结束段由乐队奏出主题,钢琴则以富于技巧性的华彩为之主奏,但音乐依然保持原来的歌唱性特点,最后淡淡地消失。
  第三乐章:铿锵有力的乐句,引出钢琴轻快活泼的主题,带有波兰民间克拉科维亚克舞曲的特点。主题音乐通过高超的技巧处理,如四溅的火花灿烂夺目。之后,钢琴奏出的第二主题则略显宁静,与第一主题形成对比。音乐再次转为昂奋的情绪,使乐观的气氛更为突出,最后,以华丽辉煌的音乐结束全曲。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73号
  D大调第二交响曲是勃拉姆斯在奥地利乡间一个景色如画的湖边,以罕见的快速手笔构思和写作的。这部交响曲像一首纯朴感人的浪漫主义田园诗,沐浴在宁静、柔美、明朗的光辉之中,纯粹是一种欢乐的生活感受,洋溢着温暖与欢喜之情。在创作手法上,勃拉姆斯在复杂的声部进行中妥善安排明暗对比,个别乐器的个性化处理以及精致的音色组合,都是通过有限的手法以达到奇妙的效果范例,极具表现力。有人将这首旋律畅快,意境高洁而结构精致的作品,称为勃拉姆斯的“田园交响曲”,但它并非像贝多芬的第六交响曲那样,直接描写自然景物,或颂赞田园情趣,勃拉姆斯的第二交响曲只是富于田园中和煦愉悦的气氛而已。它与作者壮丽激昂的第一交响曲,在性格上完全相异其趣。
  第一乐章:这个明朗光辉、充满喜悦的乐章,有人比喻为美妙的“落日的余辉”。低音弦乐器奏出的三个音组成了全曲的基本动机,后面重要的主题和音乐发展都是从这个基本素材演化而来。圆号和木管乐器奏出乐章的第一主题,描绘出一幅优美的田园景色。之后,中提琴与大提琴以二重唱形式唱出第二主题,急切而略带忧郁色彩,强烈的期待感使音乐具有内在的力度。乐章的发展部以主部主题的三个动机作为基础,交织出不谐和的音响色彩,具有威严紧张的色调。之后,木管又温和地唱出主部主题,使人们的心情逐渐安宁下来,乐章尾声,圆号奏出气息深长、延绵不绝的旋律,在温暖柔和的音乐气氛中,主部主题像落日余晖似的最后闪现出来,让第一乐章在渐渐张开的夜幕中结束。
  第二乐章:这个柔板乐章属于勃拉姆斯崇高的哲学抒情诗中最独特的篇页之列,它在整部交响曲明朗而欢乐的音调上,以其深刻而凝神的严峻性格见胜,表现手法简练、紧凑。低音大提琴和大管以复调的形式奏出哀诉般的第一主题。之后,圆号奏出一支稍明快的旋律,木管和低音弦乐分别复奏,构成一段小赋格,表现了郁郁不欢的心境。第二主题的音调流畅明快,与之前形成鲜明的对照。而第三主题以上下两个不同的声部进行,从而加强了紧张的戏剧性,使音乐在具有动力的同时也颇具复杂性。
  第三乐章:是一首轻快优美、欢乐无忧的音乐。双簧管奏出朴素、典雅而有点伤感的基本主题。乐章的第一个“中段”从第一主题发展而来,是一个节奏强烈、音调短促的快速舞曲旋律。但这并不是真正的中段,仍属于第一主题的范围,随后出现的一个新素材,乐章才进入真正的中段,它具有典型的匈牙利吉卜赛的音调。在音乐将近结束时,第一主题不断在大调和小调之间游弋,从而带来了明与暗、乐与悲的色彩。
  第四乐章:形象地再现了民间节日欢乐的、五彩缤纷的画面。第一主题热情乐观,流畅明快,它由弦乐弱奏开始,且越来越弱,快要消失时,全乐队强有力的合奏对其进行复述,这时它显得更为明朗、光辉,就此奠定了整个乐章的欢乐气氛。第二主题音调宽广,进行曲式的节奏给人一种乐观而自信的感觉。展开部以第一主题作为主要展开素材,音乐在急速中行进,表现出一个巨大的欢乐庆典场面。乐章再现部前的一瞬间,一度让位给一个田园诗般静观的插段。之后,随着欢呼声的再度响起,乐章进入了再现部,并且在尾声中又形成了一个新的顶点,最后,全曲在管弦乐队宏伟的音响巨流的一片欢呼声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