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 / 音乐季列表
2015 音乐季列表 返回 >
交响音乐会
日期
20150911周五19:30
地点:音乐岛·爱乐厅
类型:交响音乐会
指挥:卞祖善
价格:50、100、150元(一米三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音乐会曲目 / Program】

海顿:G大调第27交响曲
Franz Joseph Haydn: Symphony No.27 in G Major
  第一乐章:很快的快板
  I. Allegro molto
  第二乐章:行板:西西里乡村舞
  II. Andante: Siciliano
  第三乐章:终曲:急板
  III. Finale: Presto

郭祖荣:第27交响曲
Zurong Guo: Symphony No.27                                  
  第一乐章:充满感情的、如歌的行板
  I. Andante espressivo cantabile
  第二乐章:急板
  II. Presto
  第三乐章:充满感情的、安静的柔板
  III. Adagio espressivo tranquillo

【中场休息】

米亚斯科夫斯基:C小调第27交响曲
Nikolai Yakovlevich Myaskovsky: Symphony No.27 in C Minor       
  第一乐章:柔板(小步舞曲)
  I. Adagio [Menuetto]
  第二乐章:柔板(小步舞曲)
  II. Adagio [Menuetto]
  第三乐章:不太过分的急板
  III. Presto ma non troppo

 

【聆听指南】

海顿:G大调第27交响曲
  海顿是奥地利著名作曲家, 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音乐作品可谓浩如烟海,一生共写有104部交响乐、84首弦乐四重奏、100多首各类三重奏、50首各种独奏乐器的协奏曲、52首钢琴奏鸣曲、23部歌剧及4部清唱剧,丰硕的创作成果使他无愧於“交响乐之父”的称号,每一首都不乏有天才的奇笔。他深受启蒙主义思想的影响,把所具有的乐观、理智、充满活力、均衡、和谐之美倾注于所有的作品中。他一生在前人成就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和实践,把交响曲从一种特定形式加以发展,使之具有深邃感情和戏剧效果,并最终使这一形式得以确立,也使古典乐派严整、匀称、完美的形式特点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海顿的音乐风格热情、典雅,充满了欢乐、幸福、和平的气氛,还经常可以感受到鲜明的奥地利民歌风格。海顿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巧妙的幽默感,乐曲中充满了愉快而别致的情趣。今晚将演奏的第二十七交响曲由很快的快板;行板(西西里乡村舞曲);急板三个乐章组成。

郭祖荣:第27交响曲 
  郭祖荣先生1928年12月生于福建省福州市,福建师范大学音乐系毕业,是中国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朱践耳评价这位自学成才的作曲家为“雅乐圣殿一奇才”。1947年,18岁的郭祖荣写出小提琴与乐队《春之沉思》,从此,八闽大地上有了自己本土成长的交响音乐作曲家。半个多世纪来,他的创作涵盖多部交响曲、协奏曲、钢琴奏鸣曲及独奏曲、重奏曲、艺术歌曲、合唱曲……他因平均一年创作两部交响性音乐作品,被业界认为是“新中国创作交响乐最早也是最多的作曲家”,可谓著作等身。在音乐教育方面,郭祖荣先生因材施教、循循善诱、点到即止、不拘一格的教学风格,令他培养出了两代音乐家,而且他们各具风格、各有所长。郭祖荣先生也在北京、福州等地举办过数场个人作品音乐会。目前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郭祖荣先生的第二十七交响曲共由三个乐章组成,对于这部作品的中心思想,郭先生在他的总谱中写道:“潇潇春雨迷漫在原野上,一颗新绿的小树挺立在山边,仰望苍天,茁壮地成长。大地物欲横流甚嚣尘上,似是繁华胜景,都是芸芸众生相。老树参天满身红桑,似有几枝新绿俯视大地,偶寻得一处净土。小我·众我?大我呼?!”

米亚斯科夫斯基:C小调第27交响曲
  米亚斯科夫斯基,苏联作曲家、音乐教育家,被称为苏联交响曲之父。1921年任莫斯科音乐学院作曲教授。在他的门下,哈恰图良、卡巴列夫斯基、莫索洛夫等现代俄罗斯作曲界的骨干人物辈出。米亚斯科夫斯基也被称作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浪漫主义学派继承人。他的音乐创作在色彩丰富的手法上,同斯克里亚宾很相似。他一生共写了27部交响曲,大多构思严谨,技巧娴熟,平易而深刻地反映了现实。
  《第二十七交响曲》,是米亚斯科夫斯基逝世前一年创作完成的,是他毕生对交响乐创作的总结。这部交响曲不但是他所创作的数目众多的交响曲中最大的杰作,同时也是在现代苏联的交响音乐中屈指可数的一部重要的作品。
  第一乐章:音乐一开始低音提琴奏出低沉、忧郁的音响,营造一种朦胧黯然的气氛,作者以此来表现自己年逾古稀的那种薄暮黄昏的心情。大管、单簧管等吹出深沉、严肃的声调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好象是作者在说:“生命的最后一刻,岂能如此消沉,清醒一下、振作一搏吧!”这严峻的慢板是乐章的引子,经过几番转调逐步过渡到快板。呈示部的第一主题由管乐和部分弦乐奏出,它从容不迫、铿锵有力,体现出无所畏惧、一往直前的精神。第二主题则是由弦乐声部奏出,优美而活跃、流畅而抒情,既比拟了年迈者的怡然、欢欣之态,又体现了作者与衰弱、死亡的厄运展开搏斗获胜后的激动心绪。在展开部中,两个主题以不同的方式各自变奏轮番交替演奏,此起彼伏,形成鲜明的音乐对比。随后两个主题又汇合一处,形成了一股激昂高涨、震撼人心的洪流,充分体现了与邪恶搏斗其乐无穷的乐思。乐章的再现部两个主题的雏型再次出现,一个沉着有力、昂扬振奋;一个轻盈安谧、优美抒情。几经反复,乐章在两种富于对比的音乐声中结束。
  第二乐章:第二乐章里作曲家采用了颇为复杂的复三部曲式,音乐的思想内容与发展手法更为丰富。各段的动机,寓意都有必然的联系和相辅相成的作用,多方面地揭示音乐形象所蕴藏的中心思想,仿佛是作者激昂豪放而不乏平静温实的气质的体现与他涉世一生的个人体验。铜管乐器奏出低沉的、气息宽广的序奏,它好似和声咏唱的众赞歌,从容安然地描绘了作者的美好憧憬。随后弦乐齐声奏出坚定傲然、庄严激荡的旋律,充满了勃发的朝气。当乐章进入中段,音乐突然变得急促尖锐,起伏不宁。弦乐音调的浑沌刺耳,管乐的狂呼怒啸和轰轰隆隆的鼓声显示了一场暴风雨已经来临。然而这场暴风雨很快平息下来, 悦耳动人的抒情主题再次重现。接着管乐器迅速加入,管乐变得愉悦激情,使人心潮澎湃。
  第三乐章:乐章开头始终弥漫着那悲戚、动荡不安的小调主题代表了种种厄运,不幸开始向风烛残年的作者袭来。但它持续不长, 焦躁忧虑的音调逐渐转化为明朗乐观的凯旋性节律。豪迈的三拍子节奏具有进行曲的特征,体现了作者在困境中的斗争信念、勇气以及乐观主义精神。不久这个特征越来越明朗化,成为一组震撼人心的进行曲,并贯穿乐章的大部分,构成终曲的核心,迸发出对生活的热情,并在欢乐和光明赞歌中增添了精神的力量。它的旋律带有浓厚的俄罗斯民歌风味,体现出全曲的中心思想——拼搏、胜利和欢乐的再现。它以宏伟的结构、勇武的性格和完整的音乐形象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整个乐章始终洋溢着青春般的朝气,最后在豪迈、热烈的气氛中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