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评论

脱胎换骨的低音提琴声部

        2014年的音乐季,傅人长总监邀请到了几位国际知名的大师级演奏家来和厦门爱乐乐团合作,既是让厦门的观众能够欣赏到世界级水平的演奏,同时也想通过这样的机会来帮助乐队训练和提升。这周应邀合作的大师是来自柏林爱乐乐团前低音提琴首席、著名的低音提琴演奏家、教育家Klaus Stoll教授及夫人Ofelia Stoll,这对于乐队演奏员来说是个无比难得的好机会。国内很多乐团演奏员为了能够得到大师指导不惜花费重金远渡重洋去登门求教,即便那样也未必有机会见到大师,再说让乐团整个低音提琴组一起受教更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如今在傅人长总监的安排下,足不出户就能得到大师的悉心指点,对于低音提琴声部的演奏员来说,那份感动无疑如同朝圣者得到先知的点化,用乐队队长、低音提琴首席范小龙的话来说:“我居然还有机会能够站在Stoll的身边演奏交响乐,真是梦的感觉,演奏时他那巨大的感染力仿佛一下子把我带到了德国的音乐舞台,让我真真的体验到了古典音乐的真谛!”


  在一周的时间内,两位大师给乐团低音提琴声部的演奏员做了系统的指导和训练。第一天的时候,Ofelia Stoll女士跟演奏员说:“我们本来是朋友,但是现在因为音准问题,我们不再是朋友关系,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讨论的余地!”从一开始她就让大家认识到谁是乐器的主人,乐器必须要发出自信的声音。两位大师从拿琴姿势、持弓手型、按弦动作等基本功开始对乐手们提出严格的要求,在一周的时间里通过循序渐进、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让乐队低音提琴的声音得到脱胎换骨的改变。大师们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带给大家的感动,恐怕受训的乐手们是最真实的体会。乐手江川说:“大师的和蔼慈祥让我们觉得他就像我们的爷爷一样,没脾气!”乐手郑植说:“Klaus教授在谈话中表现出自己正在推动低音提琴在世界上的发展,所以他录制了教学视频碟,还不断到世界各地开设大师班,对推广低音提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低音提琴声部唯一的女性演奏员,李雨佳的感受也许在角度上会有所不同,她说:“Ofelia女士那认真专注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她带领我们排练的重奏作品形式非常丰富,不论是探戈还是爵士,让我们更深层的体会了这些曲风的作品应该怎样来演奏。Klaus先生教授的更多是音乐处理和音乐表现上该如何诠释,使我们了解了不同时期的作品应该怎样更完美的表达出乐曲的真谛!”这次大师班,除了首席范小龙之外,恐怕乐手邱硕鹏的感受是最深刻的:“通过这一周的学习把我之前曾困惑多年的技术难点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如何运用最松弛的方式演奏出最棒的声音,让我懂得了低音提琴在不破坏音色的前提下竟然也可以做到如此极致的弱,而且声音那么美!最为重要的是我们低音提琴声部与大师同台的重奏音乐会让我们声部每位成员的心理素质与团队精神都有了空前的提高!而且我从心里佩服这两位外国老人的敬业精神,以及他们对音乐的那种虔诚和谦虚的态度!他们真的非常和蔼并且无私,他们恨不得想要通过这几天的时间把自己毕生所有的经验与技术通通都传授给我们!”当然,作为乐队队长、低音提琴声部长范小龙,他的心得和感受,应该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他说:“能见到大师并得到他们无私的教诲,我真是感到荣幸之至,这是傅指给我们提供的机会,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用大师的口头禅来说那就是Fantastic、Supper!大师教我们在演奏时一定要把每个乐句的音乐表现出来,就像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一样!”最令乐手们感动的是,在大师班的一周内,两位大师给大家上课的时间远远超过计划的时间,有一天竟然从早上9点半一直到晚上8点,连续工作时间10个小时!乐手们都希望大师能够坐下来休息一下,尤其是Stoll先生已经70多岁了,但是大师却说:“没关系,我不累,因为我热爱音乐!”并且他们主动放弃由乐团特意为他们安排在周末的游览项目,把时间用来给我们的演奏员上课。此次大师班课程,乐团总监傅人长和驻团指挥卞思聪全程担任翻译,正因为他们的专业知识,大师班授课中乐手们才能领会得更准确更深刻。一周的时间很快就结束,大师们恨不得一天当两天来用,把所有技艺和经验倾囊相授,大师们的心血在周五的音乐会中得到了最好的诠释,这场音乐会是如此的精彩,现场的观众们内心的感动纷纷被激起。

  这场音乐会上半场演出都是倍大提琴的重奏,虽然乐器上来说很单一,而且往常的音乐会低音提琴一般都是作为伴奏乐器,很少有机会走上舞台中央,但是这场音乐会因为曲目囊括了10来个国家的作曲家,作品类型从巴洛克、古典、浪漫到爵士、探戈等多种类型,所以丝毫没有单调的感觉,相反乐迷们被这些风格迥异、变化丰富的演出所深深吸引,有乐友在乐团Q群说:“上半场就是一场牛筋盛宴!”正因为这样独特的表演形式,让大家大呼过瘾。音乐会首先由Stoll夫妇合奏的法国作曲家古诺的《小诙谐曲》开始,这是真正的夫唱妇随、珠联璧合之表演。澳大利亚作曲家布朗比的《低音提琴四重奏》是作曲家专门为Stoll和柏林爱乐四重奏而写的,曲子优美哀伤,曾被一部跟纳粹集中营里犹太人幸存者有关的电影用作配乐,音乐非常感人。接下来的几部作品中,Stoll夫妇安排了低音提琴声部的演奏员分别按照不同的重奏组合进行演出,每一位演奏员都有机会得到很好的发挥。苏联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诙谐曲》诙谐幽默,另听众莞尔一笑。秘鲁作品充满印第安原住民的音乐风格。两首探戈作品轻快优美,令人闻之欲舞。艾灵顿公爵的爵士作品风格独特,其中有一把低音提琴模仿打击乐的音色以摩擦的方式演奏,令人大开眼界。上半场合奏曲目最后一首作品是法国作曲家圣桑的《动物狂欢节》中的《大象》,七把低音提琴发出的低音坚实饱满,让听众大饱耳福。上半场曲目演完后,大家意犹未尽,以热烈的掌声获得了Stoll先生的加演,加演曲目非常的优美细腻,很多听众都没想到,低音提琴也可以如此优美动听,情感细腻。这上半场的低音提琴重奏演出,让乐友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这件平常不怎么会关注的乐器的魅力,而厦门爱乐低音提琴声部演奏员投入的演出,也让大家见证了Stoll夫妇为乐队付出的心血所取得的回报。

  音乐会下半场曲目是乐队演奏形式,第一首演出的曲子是巴赫的《第三勃兰登堡协奏曲》第三乐章,这首为纯弦乐所作的管弦乐作品充分展现了复调的精妙和弦乐声部的色彩,Stoll先生也在乐队中和大家一起演奏,演出充满活力和清晰的线条。第二首演出的乐队作品是德国作曲家迪特斯多夫的降E大调低音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这位不为中国听众所熟悉的作曲家在音乐史上其实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力,由乐队首席、低音提琴声部长范小龙担任独奏,他坦言:“作为乐团演奏员要从乐队里走到独奏家的位置,虽然只是几步距离但是多么的艰难,但是在傅人长总监的鼓励和支持下,在Stoll先生的帮助下,终于迈出这历史性的一步,这一晚将是永生难忘的!”他同时也提到,在音乐会后他请两位大师在自己乐器的琴码上签了他们的名字,注入了大师灵魂的乐器将伴随自己今后的演出,就如同大师一直在他身边!随后演出的作品是莫扎特最后的交响曲《朱庇特》第四乐章,演出层次分明,音乐节奏感清晰,充满动感。节目单上最后一首作品是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这也是最为乐迷熟悉的交响乐作品,乐队演出了其中的第三和第四乐章,这两个乐章非常好的表现了贝多芬作品从黑暗到光明的创作理念,低音提琴在这部作品里有着极其重要的份量,经过一周大师班训练,乐团的低音声部异常稳定扎实,驻团指挥卞思聪说:“低音声部像一面墙一样坚实!”演出的效果非常好,虽然不是整部作品演出,但是听众们依然觉得非常的过瘾,听完仍觉得意犹未尽。傅人长应大家热情加演了柏辽兹《幻想交响曲》第四乐章,一部配器法非常神奇的作品,充分展现乐队的表现力和实力的作品,乐队的演出赢得一片的“Bravo”和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演出后,乐友们沉醉在美好的音乐氛围中,大家纷纷感慨厦门爱乐乐团这半年多时间来的变化。集美大学音乐学院周宇博教授说:“乐队变化非常大,节奏感很好,声音明显提升了。我一直在观察Stoll先生,他是一位真正的大师,全身都融入在音乐中,不但自己在全心的诠释音乐,和指挥家、乐队演奏员都有非常好的互动,他的眼神、动作都在感染着乐手们!”乐友吴俊辉老师说:“晚上低音部走到前台演奏,果然不同凡响!”音乐会结束后,乐手们和乐迷们纷纷请Stoll夫妇签名留念,Stoll先生不但一一满足大家的热心要求,还给每一位要求签名的乐友赠言。如果说2013年十月以后乐团的最大改变是演奏员们精神意志上的焕然一新,那么2014年乐队除了继续激励演奏员奋发向上,而且将进入技术层面的训练和提升,这将让乐队发生质的变化。本场音乐会因为柏林爱乐乐团大师的号召力,加上乐团网络和媒体推广的效果,演出前几天门票就已告售罄,乐团忠实乐友“声子”因事业在外地,每次只要回厦门就会来听乐团的音乐会,此次在乐团Q群突然看到大家讨论说票早已卖完,惊呼:“完蛋了,我还以为能现场买呐!”众乐友纷纷表示现在乐团音乐会已能网上售票,一定要提前在线购票,才不会错过精彩的演出。一位意大利籍的女士带伤拄着拐杖来听音乐会,刚好她坐在乐团荣誉理事长蔡望怀先生边上,蔡先生对她如此热心支持乐团的音乐会表达了问候和敬意!这场演出很好的解释了什么叫“一票难求、座无虚席!”傅人长也向乐友们透露了乐团将在今年做一个贝多芬的系列音乐会,把贝多芬交响曲、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和序曲都上演一遍。观众们对此充满了期待,也深深祝愿厦门爱乐乐团能够越来越高、越走越远,一步步跻身于一流乐团的行列。